民间故事:寡妇埋葬路边死乞丐,十三年后回来报恩!

?

  从前,一个小山庄里住有一个寡妇,名叫碧莲,心地善良,对人厚道,她生有一男孩,取名虎伢,男人因病早离人世,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虎伢三岁的时候,有一天,碧莲和邻里婶婶上山打柴,在离家不远的路上,忽然看见一个衣衫褴缕、黑不溜秋的乞丐,死在路边上。她俩同时吓了 —跳,婶婶看见急着要跑开。

裤子,喊来邻里几个男人给乞丐穿 上,草草给安葬了。

  转眼间十三年过去了,虎伢也有十六岁了,正是青春年华,这十年来,金莲自己省吃俭用,供孩子念书 。这一年,正赶上朝廷开试应考。有一个晚上,虎伢刚上床睡觉,迷糊中,房门响了一声,轻足细步地走进来一个人, 面目不清,走近床前,用像苍蝇一样的声音,轻声说道:“虎伢,今年朝上开考,你去考吧,我保你会考取的。”

  这样接二连三说了几遍,最后还说:“孩子,我要走了,以后我会再来的。”然后一阵冷风吹过不见了,虎伢醒来吓了一跳,大喊:“有鬼,有鬼!”接连两个晚上都是如此,到了第三天晚上,虎伢可就害怕起来了。一到傍晚就拴好房门,似睡非睡躺在床上。半夜里,果然门又响了起来,进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近床前,对虎伢说道:“孩子呀,我又来了,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报恩的,你娘是我的大恩人,你若不信,问你娘去,我还穿过你娘的裤子呢?”

  

  听了这话,虎伢简直给气昏了,他想,老娘向来是个好人,怎么会同他人共穿裤子呢。这么想着,他大叫道:“不信,我不相信,滚!滚!你不要来骗我!”可是,这人还说是真的,最后还叮嘱道:“孩子,你明天就动身上路吧,我会暗中照顾你,时间不等人,再晚就来不及了。”

根呀,你整天不吃不喝,叫为娘如何是好?如若病了为娘给你叫郎中来如何?”虎伢还是一声不吭。

  任他老娘怎样叫都不答,后来他娘也实在无法,也只得陪着孩子,不饮茶饭了,这个办法真灵,虎伢子反怜惜起老娘来了,哭道:“娘,孩儿也没病没痛的,只是孩儿心里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他娘见虎伢说话了,开始高兴起来,接腔说道:“孩子你有啥事尽管说来,只要娘知道的就告诉你。”

  “娘,那我说了。”于是虎伢就将这几天晚上,如何梦见一个人,这个人如何如何跟他说了些啥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最后虎伢问道:“娘,你是我的亲娘,你和孩子说实话吧,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孩儿的事?”

  

  这一问不打紧,可把碧莲给问糊涂了。她哭了,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悲惨,心想:我这一生,从来都没做过对不起他爹和孩子的事呀,为什么连孩子都对我不放心了?

  她想来想去,想了好半天,终于想起了十三年前的一件事来,当时虎伢只有三岁,当然是不知道的,于是金莲脱口而出,说道:“可能是我拿了裤子给乞丐穿了,给他收了尸,是那个乞丐为了报恩,才来跟你说这些话的吧。”

  于是金莲一五一十地,将安葬那乞丐的事情经过,讲给孩子听了,这么一说,虎伢也相信了,他也知道娘的为人,后来金莲反劝起孩子来:“孩子,我们祖宗世代都没一个有出息的,这可能是老天开了眼, 好人必有好报,你不妨就进京试试看吧。”

  虎伢一想,也有道理,问道:“娘,那我明天就起程如何?”

  于是碧莲为孩子打点好行李包裹,次日就出发进京了,几个月过后,皇榜揭晓,虎伢果然考中了头名状元。

  从前,一个小山庄里住有一个寡妇,名叫碧莲,心地善良,对人厚道,她生有一男孩,取名虎伢,男人因病早离人世,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虎伢三岁的时候,有一天,碧莲和邻里婶婶上山打柴,在离家不远的路上,忽然看见一个衣衫褴缕、黑不溜秋的乞丐,死在路边上。她俩同时吓了 —跳,婶婶看见急着要跑开。

裤子,喊来邻里几个男人给乞丐穿 上,草草给安葬了。

  转眼间十三年过去了,虎伢也有十六岁了,正是青春年华,这十年来,金莲自己省吃俭用,供孩子念书 。这一年,正赶上朝廷开试应考。有一个晚上,虎伢刚上床睡觉,迷糊中,房门响了一声,轻足细步地走进来一个人, 面目不清,走近床前,用像苍蝇一样的声音,轻声说道:“虎伢,今年朝上开考,你去考吧,我保你会考取的。”

  这样接二连三说了几遍,最后还说:“孩子,我要走了,以后我会再来的。”然后一阵冷风吹过不见了,虎伢醒来吓了一跳,大喊:“有鬼,有鬼!”接连两个晚上都是如此,到了第三天晚上,虎伢可就害怕起来了。一到傍晚就拴好房门,似睡非睡躺在床上。半夜里,果然门又响了起来,进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近床前,对虎伢说道:“孩子呀,我又来了,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报恩的,你娘是我的大恩人,你若不信,问你娘去,我还穿过你娘的裤子呢?”

  

  听了这话,虎伢简直给气昏了,他想,老娘向来是个好人,怎么会同他人共穿裤子呢。这么想着,他大叫道:“不信,我不相信,滚!滚!你不要来骗我!”可是,这人还说是真的,最后还叮嘱道:“孩子,你明天就动身上路吧,我会暗中照顾你,时间不等人,再晚就来不及了。”

根呀,你整天不吃不喝,叫为娘如何是好?如若病了为娘给你叫郎中来如何?”虎伢还是一声不吭。

  任他老娘怎样叫都不答,后来他娘也实在无法,也只得陪着孩子,不饮茶饭了,这个办法真灵,虎伢子反怜惜起老娘来了,哭道:“娘,孩儿也没病没痛的,只是孩儿心里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他娘见虎伢说话了,开始高兴起来,接腔说道:“孩子你有啥事尽管说来,只要娘知道的就告诉你。”

  “娘,那我说了。”于是虎伢就将这几天晚上,如何梦见一个人,这个人如何如何跟他说了些啥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最后虎伢问道:“娘,你是我的亲娘,你和孩子说实话吧,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孩儿的事?”

  

  这一问不打紧,可把碧莲给问糊涂了。她哭了,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悲惨,心想:我这一生,从来都没做过对不起他爹和孩子的事呀,为什么连孩子都对我不放心了?

  她想来想去,想了好半天,终于想起了十三年前的一件事来,当时虎伢只有三岁,当然是不知道的,于是金莲脱口而出,说道:“可能是我拿了裤子给乞丐穿了,给他收了尸,是那个乞丐为了报恩,才来跟你说这些话的吧。”

  于是金莲一五一十地,将安葬那乞丐的事情经过,讲给孩子听了,这么一说,虎伢也相信了,他也知道娘的为人,后来金莲反劝起孩子来:“孩子,我们祖宗世代都没一个有出息的,这可能是老天开了眼, 好人必有好报,你不妨就进京试试看吧。”

  虎伢一想,也有道理,问道:“娘,那我明天就起程如何?”

  于是碧莲为孩子打点好行李包裹,次日就出发进京了,几个月过后,皇榜揭晓,虎伢果然考中了头名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