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闺友2天前我要分享

  

  

  《送我上青云》之后,姚晨在我心目中“面目全非”。她不再是《武林外传》中那个没心没肺的侠女“郭芙蓉”。

  

  也无法和《潜伏》里信仰坚定的女游击队长“翠平”画上等号。

  

  她看上去有点像《找到你》里面,努力在事业和家庭的夹缝中找平衡的李捷。

  

  但身上依然留有《都挺好》里“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女强人苏明玉的霸气。

  

  《送我上青云》里,姚晨将以上几个角色合体,从每个人身上汲取部分特质,将之拼成了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新现代女性——女记者盛男。

  

  她穿皮衣、仔裤、高帮靴,向往做个海明威一样的战地记者。但实际上,硕士毕业、博士在读的她,因厌恶逢迎和弄虚作假,得不到晋升机会,只能蜗居在小报,报道一些不入流的社会新闻。她个性强悍,天不怕地不怕,被精神病人攻击,会跟人打上一架。路见不平总会拔刀相助,因此屡屡被打击报复。但让她困惑的是,明明自己在做正确的事,却总不被人认同和理解。更让她想不通的是,自己已经那么努力,非但拼不来想要的生活,反而还得了卵巢癌。手术费要三十万,她只有三万积蓄。

  

  家里帮不了她。父亲出轨她同学,将公司开到破产边缘。母亲是个爱臭美的家庭主妇,没有谋生技能。活到三十岁,她孑然一身,没爱人也没什么朋友。唯一哥们儿是自己同事,却是只铁公鸡,一毛不拔。迫不得已,她只能放下自尊,去给一个看不上的企业家父亲写自传,给自己赚手术费。

  

  人生已经足够操蛋了,更倒霉的是她听说手术后体验性快感的能力也会丧失。她已经好几年没有过性生活,于是想抓住手术前最后的机会去体验快乐......姚晨就是塑造了这样一个性格丰富立体的女性。

  

  她说自己读到这个剧本时,就很喜欢这个角色,“又丧又刚”,就跟她一样。为了演好盛男,她花了半年的时间去采访记者、积累素材。这样一部电影,让我看到了姚晨的“野心”:她想为现代独立女性正名。这个社会对独立女性还存在着很多误解、偏见、甚至是恶意。女性们一边努力做自己,一边不断陷入迷惑:究竟怎样才算做自己?所以姚晨拍了这样一部电影,解构现代女性生理和心理双重困境。她在电影里大刀阔斧地搞着“破坏”。破除这个时代加诸给女性的种种“好嫁风”定义,否定世俗社会给女性框定的条条规规,让她们活出开阔的性情和真实的欲望,活出最想成为的自己。

  

  13岁那年,姚晨在银幕上看到林青霞扮演的“东方不败”,被震住。小女孩生平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雌雄同体”,并感叹有人居然能驾驭这样的角色。“东方不败”的角色魅力就这样进驻了她的意识深处。

  

  十年后,她也成了一名演员,并且拥有了一张“大青衣”的脸。在电影学院排戏,她从来都是被指定出演武则天这种大女主的角儿。所以,当她凭借《武林外传》里的“郭芙蓉”走红时,系里的老师都没法接受。

  

  虽然“郭芙蓉”帮她打开了星途,但她自己并不喜欢这一类型的角色。拍了那么多部片子,也始终没有找到让自己心动的角色。

  她在上《十三邀》访谈时提到,希望去塑造一个自己认知中的鲜活的新闻记者形象。

  

  直到遇上同样雌雄同体的“盛男”,她一偿夙愿。主演并监制《送我上青云》,是姚晨在丰富了自己的人生阅历后对“傻白甜”角色的反抗,也是40岁的她在电影事业上真正的转型。

  

  佩服她的敢为人先。就在同年龄段的女演员还在向导演和制片人请求多考虑为她们创作好角色时,姚晨已经自己上手了。

  她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挑选了新人滕丛丛编剧的作品,让她担任导演,并为她配备了优秀的拍摄团队。电影立项后,出品方的老总根据以往经验,让她别砸太多钱进去,说这戏肯定不赚钱。姚晨说:我知道,但我喜欢。千金难买我喜欢。

  

  “星空演讲”的某一期,姚晨用段子手的幽默,讲了身为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尬的方面,是性别、年龄共同织就的罗网。她说婚后遇到了好剧本,正准备捋起袖子大干一场,却发现自己和经纪人双双怀孕了。事业与家庭对决,她选择了后者。三年育儿生涯结束,她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拓宽了对生活的认知,自认可以承载更多好角色了,于是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再次发现自己和经纪人又一次同时怀孕了。生育是老天给女性的特权,却也成了她们的荆棘皇冠。姚晨五年生了二娃,身为一个母亲,她儿女双全。但是作为一名演员,她错失了很多好角色。

  

  当她终于从育儿生涯中脱身出来,摩拳擦掌意欲再战江湖时,却尴尬地发现,在她这个年纪,江湖已经没有了她的主场。

  让她更困惑的,是时代的突变。曾经被演员视为生命的演技,现今已不再重要,流量才是价值所在。而流量的承担者,是新生代的小花小生,他们或许没有演技,但有的是青春和私生饭。时代,把她们这些已臻佳境的中年女演员限流了。

  

  在尬与惑的生存困境里,当别的中年女演员还在等待别人给机会的时候,姚晨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了“天花板”的存在。市场和资本,是最势利的小人,从来不知道悲悯和理解二字怎么写。如果自己不去创造机会,就很难会有机会。更何况,机会可以等,但年龄等不起。没能在自己状态最佳的时候拥有代表作和代表性角色,她当然焦灼。

  

  在豆瓣上看到姚晨在一次创作访谈中说:现实生活中,我明明看到非常多优秀的女性,她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人格也非常独立,她们在做的事情也非常出色,但是我们不管是大银幕还是小荧屏上,对这一类女性的刻画是非常少的,有也是皮毛而已,没有真正地深入到她们的灵魂中去。“创作的困境,根源在于整个社会环境对女性的认知还停留在一个相对陈旧的程度上。”创作者们似乎忘记了,时代在变化,女性也在不断地自我觉醒。姚晨在自己身上就看到了这一层层蜕变。

  

  坦白说,姚晨这样的女演员,从前并不在我的观影选择里。“郭芙蓉”时代,她的定位过于浅薄。当然也是因为她一路走来都很顺,一出校门就结了婚,身边有人保护,乐得当一个“傻白甜”。博客上的杂志定妆照,美则美矣,没有灵魂。

  

  直到和前任的婚姻结束,那个罩着她的安全壁垒被打破了。她只好从“傻白甜”的角色里走出来,一点点拓展自己的边界。

  2013年,联合国难民署找上她做亲善大使,是她自我觉醒的开始。从前总是乐得轻松,不愿去思考人生大命题的人,突然间厚重的使命感压到肩上。走访难民营的经历,公众舆论的围剿,让她被现实教育着迅速成长,见识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人性的复杂。三年亲善大使做下来,姚晨变了。

  

  2016年,她做客许知远的《十三邀》,一件白衬衣,一头黑长直,淡妆的脸上,眼睛亮如霜天晓星。

  

  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取悦别人的笑容,相反有了能够影响别人的定力。

  那年,担任《名利场》、《VOGUE》等大刊御用摄影师的安妮.莱博维茨给倍耐力拍年历,找上了姚晨。虽然拍摄主题是“全球最有力量的女性”,但在安妮镜头下,姚晨无论是肢体还是眼神,都没有展现力量,反而很松驰、平和,“但是眼睛里充满了内容”。

  

  姚晨形容当时看到成片的第一感觉是:呃,好难看。但后来越看越觉得,安妮拍出了一个真实的她。我在这张照片里,看到了一种无边际的自由感,一种野蛮生长的力量。这才是真实的姚晨:我很容易被打倒,但同时我韧性也很强。我很喜欢的一部BBC六集短剧《奥丽芙.基特里奇》里,女主说过这样一句台词:这世界让我挫败,但我还舍不得离开。

  

  这句台词同样可以用来形容《送我上青云》里的盛男,包括用来形容现代社会那么多独立女性。

  她们真的太难了。如果选择了事业,总会有人指责你忽略家庭、忽略孩子、没有尽到一个好妈妈的责任。如果选择全心全意服务家庭,又有人说你放弃自我成长,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哪天被抛弃了也是活该。

  

  有女性可以同时平衡好事业和家庭吗?

  没有!会有人去问一个男性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吗?也没有!现代女性的困境即在于此,但远不止于此。社会对独立女性认知的陈腐和单一,使得在影视剧创作上,也趋向迎合大众认知,将女性限定在小情小爱、婆婆妈妈的格局里,成为依附男性的功能化存在。对于这种市场大环境,姚晨说:“我抱怨也是没用的,还是自己为自己做点什么,或许还有可能一个事情推动一个事情,改变一些氛围。”

  拿到《送我上青云》的本子时,姚晨意识到:破冰的机会来了。不管题材是不是小众,不管人物是不是讨喜,最起码,这是一个会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女性角色。所以她义无反顾地决定投拍。票房失败了又如何?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你瘦一斤

  我奖五十

  不吃药 不代餐

  不节食 不水煮

  不断碳水

  

  仅在2019年8月30日前报名有效

  仅剩3天

  吃饱吃好吃对

  你的努力

  一定会通往

  瘦和美丽

  立刻扫码加入

  或文末点击

  阅读原文

  立刻加入闺友躺瘦营

  收藏举报投诉

  

  

  《送我上青云》之后,姚晨在我心目中“面目全非”。她不再是《武林外传》中那个没心没肺的侠女“郭芙蓉”。

  

  也无法和《潜伏》里信仰坚定的女游击队长“翠平”画上等号。

  

  她看上去有点像《找到你》里面,努力在事业和家庭的夹缝中找平衡的李捷。

  

  但身上依然留有《都挺好》里“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女强人苏明玉的霸气。

  

  《送我上青云》里,姚晨将以上几个角色合体,从每个人身上汲取部分特质,将之拼成了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新现代女性——女记者盛男。

  

  她穿皮衣、仔裤、高帮靴,向往做个海明威一样的战地记者。但实际上,硕士毕业、博士在读的她,因厌恶逢迎和弄虚作假,得不到晋升机会,只能蜗居在小报,报道一些不入流的社会新闻。她个性强悍,天不怕地不怕,被精神病人攻击,会跟人打上一架。路见不平总会拔刀相助,因此屡屡被打击报复。但让她困惑的是,明明自己在做正确的事,却总不被人认同和理解。更让她想不通的是,自己已经那么努力,非但拼不来想要的生活,反而还得了卵巢癌。手术费要三十万,她只有三万积蓄。

  

  家里帮不了她。父亲出轨她同学,将公司开到破产边缘。母亲是个爱臭美的家庭主妇,没有谋生技能。活到三十岁,她孑然一身,没爱人也没什么朋友。唯一哥们儿是自己同事,却是只铁公鸡,一毛不拔。迫不得已,她只能放下自尊,去给一个看不上的企业家父亲写自传,给自己赚手术费。

  

  人生已经足够操蛋了,更倒霉的是她听说手术后体验性快感的能力也会丧失。她已经好几年没有过性生活,于是想抓住手术前最后的机会去体验快乐......姚晨就是塑造了这样一个性格丰富立体的女性。

  

  她说自己读到这个剧本时,就很喜欢这个角色,“又丧又刚”,就跟她一样。为了演好盛男,她花了半年的时间去采访记者、积累素材。这样一部电影,让我看到了姚晨的“野心”:她想为现代独立女性正名。这个社会对独立女性还存在着很多误解、偏见、甚至是恶意。女性们一边努力做自己,一边不断陷入迷惑:究竟怎样才算做自己?所以姚晨拍了这样一部电影,解构现代女性生理和心理双重困境。她在电影里大刀阔斧地搞着“破坏”。破除这个时代加诸给女性的种种“好嫁风”定义,否定世俗社会给女性框定的条条规规,让她们活出开阔的性情和真实的欲望,活出最想成为的自己。

  

  13岁那年,姚晨在银幕上看到林青霞扮演的“东方不败”,被震住。小女孩生平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雌雄同体”,并感叹有人居然能驾驭这样的角色。“东方不败”的角色魅力就这样进驻了她的意识深处。

  

  十年后,她也成了一名演员,并且拥有了一张“大青衣”的脸。在电影学院排戏,她从来都是被指定出演武则天这种大女主的角儿。所以,当她凭借《武林外传》里的“郭芙蓉”走红时,系里的老师都没法接受。

  

  虽然“郭芙蓉”帮她打开了星途,但她自己并不喜欢这一类型的角色。拍了那么多部片子,也始终没有找到让自己心动的角色。

  她在上《十三邀》访谈时提到,希望去塑造一个自己认知中的鲜活的新闻记者形象。

  

  直到遇上同样雌雄同体的“盛男”,她一偿夙愿。主演并监制《送我上青云》,是姚晨在丰富了自己的人生阅历后对“傻白甜”角色的反抗,也是40岁的她在电影事业上真正的转型。

  

  佩服她的敢为人先。就在同年龄段的女演员还在向导演和制片人请求多考虑为她们创作好角色时,姚晨已经自己上手了。

  她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挑选了新人滕丛丛编剧的作品,让她担任导演,并为她配备了优秀的拍摄团队。电影立项后,出品方的老总根据以往经验,让她别砸太多钱进去,说这戏肯定不赚钱。姚晨说:我知道,但我喜欢。千金难买我喜欢。

  

  “星空演讲”的某一期,姚晨用段子手的幽默,讲了身为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尬的方面,是性别、年龄共同织就的罗网。她说婚后遇到了好剧本,正准备捋起袖子大干一场,却发现自己和经纪人双双怀孕了。事业与家庭对决,她选择了后者。三年育儿生涯结束,她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拓宽了对生活的认知,自认可以承载更多好角色了,于是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再次发现自己和经纪人又一次同时怀孕了。生育是老天给女性的特权,却也成了她们的荆棘皇冠。姚晨五年生了二娃,身为一个母亲,她儿女双全。但是作为一名演员,她错失了很多好角色。

  

  当她终于从育儿生涯中脱身出来,摩拳擦掌意欲再战江湖时,却尴尬地发现,在她这个年纪,江湖已经没有了她的主场。

  让她更困惑的,是时代的突变。曾经被演员视为生命的演技,现今已不再重要,流量才是价值所在。而流量的承担者,是新生代的小花小生,他们或许没有演技,但有的是青春和私生饭。时代,把她们这些已臻佳境的中年女演员限流了。

  

  在尬与惑的生存困境里,当别的中年女演员还在等待别人给机会的时候,姚晨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了“天花板”的存在。市场和资本,是最势利的小人,从来不知道悲悯和理解二字怎么写。如果自己不去创造机会,就很难会有机会。更何况,机会可以等,但年龄等不起。没能在自己状态最佳的时候拥有代表作和代表性角色,她当然焦灼。

  

  在豆瓣上看到姚晨在一次创作访谈中说:现实生活中,我明明看到非常多优秀的女性,她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人格也非常独立,她们在做的事情也非常出色,但是我们不管是大银幕还是小荧屏上,对这一类女性的刻画是非常少的,有也是皮毛而已,没有真正地深入到她们的灵魂中去。“创作的困境,根源在于整个社会环境对女性的认知还停留在一个相对陈旧的程度上。”创作者们似乎忘记了,时代在变化,女性也在不断地自我觉醒。姚晨在自己身上就看到了这一层层蜕变。

  

  坦白说,姚晨这样的女演员,从前并不在我的观影选择里。“郭芙蓉”时代,她的定位过于浅薄。当然也是因为她一路走来都很顺,一出校门就结了婚,身边有人保护,乐得当一个“傻白甜”。博客上的杂志定妆照,美则美矣,没有灵魂。

  

  直到和前任的婚姻结束,那个罩着她的安全壁垒被打破了。她只好从“傻白甜”的角色里走出来,一点点拓展自己的边界。

  2013年,联合国难民署找上她做亲善大使,是她自我觉醒的开始。从前总是乐得轻松,不愿去思考人生大命题的人,突然间厚重的使命感压到肩上。走访难民营的经历,公众舆论的围剿,让她被现实教育着迅速成长,见识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人性的复杂。三年亲善大使做下来,姚晨变了。

  

  2016年,她做客许知远的《十三邀》,一件白衬衣,一头黑长直,淡妆的脸上,眼睛亮如霜天晓星。

  

  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取悦别人的笑容,相反有了能够影响别人的定力。

  那年,担任《名利场》、《VOGUE》等大刊御用摄影师的安妮.莱博维茨给倍耐力拍年历,找上了姚晨。虽然拍摄主题是“全球最有力量的女性”,但在安妮镜头下,姚晨无论是肢体还是眼神,都没有展现力量,反而很松驰、平和,“但是眼睛里充满了内容”。

  

  姚晨形容当时看到成片的第一感觉是:呃,好难看。但后来越看越觉得,安妮拍出了一个真实的她。我在这张照片里,看到了一种无边际的自由感,一种野蛮生长的力量。这才是真实的姚晨:我很容易被打倒,但同时我韧性也很强。我很喜欢的一部BBC六集短剧《奥丽芙.基特里奇》里,女主说过这样一句台词:这世界让我挫败,但我还舍不得离开。

  

  这句台词同样可以用来形容《送我上青云》里的盛男,包括用来形容现代社会那么多独立女性。

  她们真的太难了。如果选择了事业,总会有人指责你忽略家庭、忽略孩子、没有尽到一个好妈妈的责任。如果选择全心全意服务家庭,又有人说你放弃自我成长,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哪天被抛弃了也是活该。

  

  有女性可以同时平衡好事业和家庭吗?

  没有!会有人去问一个男性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吗?也没有!现代女性的困境即在于此,但远不止于此。社会对独立女性认知的陈腐和单一,使得在影视剧创作上,也趋向迎合大众认知,将女性限定在小情小爱、婆婆妈妈的格局里,成为依附男性的功能化存在。对于这种市场大环境,姚晨说:“我抱怨也是没用的,还是自己为自己做点什么,或许还有可能一个事情推动一个事情,改变一些氛围。”

  拿到《送我上青云》的本子时,姚晨意识到:破冰的机会来了。不管题材是不是小众,不管人物是不是讨喜,最起码,这是一个会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女性角色。所以她义无反顾地决定投拍。票房失败了又如何?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你瘦一斤

  我奖五十

  不吃药 不代餐

  不节食 不水煮

  不断碳水

  

  仅在2019年8月30日前报名有效

  仅剩3天

  吃饱吃好吃对

  你的努力

  一定会通往

  瘦和美丽

  立刻扫码加入

  或文末点击

  阅读原文

  立刻加入闺友躺瘦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