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婉城之恋》【一】

?

  ? ? 夜晚,暮色向熙熙攘攘的人群降临时,袁飞拉着行箱出发了。和他一起的还有父亲,父亲不时叮嘱他跟紧,他寸步不离,左手的水杯随着身体摇摇晃晃,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心情就和这杯水一样,既热切,又害怕溢出来。

  ? ? 巨大的黑色长龙。这就是火车啊?!他心里不由地激动满怀,赞叹良久。因为是硬座,鱼龙混杂,跟着父亲挤上车后,袁飞的手紧紧地放在提包上。其实那包里也没什么贵重东西,只有一个笔记本,是他没事写的小说手稿。或者还不能称为小说,因为那些文字还显得太过稚嫩。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袁飞自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当作家。这个梦想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陪伴他,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毕业。就连此刻去往异国他乡上大学的路上,他的一整颗心还被笼罩着。这种不知名的兴趣对他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大到后来每每回忆时,他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作家,而且是个天才作家。

  ? ? 热爱文学的人思维总是活跃的,譬如方才上火车时,他忽然就想到了朱自清的那篇《背影》。那篇散文可以说是当代散文中的经典之作,也是袁飞极为喜欢的一篇。所以当他与同学谈论时总说:“朱自清之后再无散文。”同学对他的观点未加置喙,他便高兴地更加言无忌惮了。想起这些,不由地出了会儿神。这时窗外的景色又投来了吸引人的目光。“原来车窗外的夜景这么漂亮啊。”他打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准备发个说说,但又删除了。这要是被他们看到,被她看到,那多么羞耻啊。他又忽然意识到,对了,是自己忘了,在一个月前高考成绩发榜的那晚,我已经把她删除了,那也宣布我们的缘分彻底结束。袁飞这样想着,也就不再思索这件事。

  ? ? ,个子也高。最重要的是长相。袁飞觉得有些像他高中的历史教师。他高中的历史教师是公认的美女,她虽然已经结婚了但仍然清纯宁静,令人心动。

  ? ? 那女孩儿在玩手机,忽然抬头看了眼他。他忙低下头继续喝水。喝了几口后,他又抬起头看那个女孩儿,所幸她没再看他。这回他放大了胆子看,那女孩儿周围有四个人,三男生,一个女生,看样子都是她的同学。袁飞从他们的谈话里得知,他们也是要去昆明。他忽然有点羞愧,自己这么大人了还需要父亲送自己去上学。而就在前几天,父亲和老家的爷爷还坐在桃树下纳凉,商议着敢不敢让他独自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爷爷说:“云南那么远的地方,他去了能被人卖了。”父亲也说是。袁飞说:“我不怕。”父亲说:“你不怕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你爷说的对对的。”袁飞就低下了头。他知道父亲和爷爷都不信任自己,他们只相信那个比他小两个月的堂弟。堂弟虽然高中也玩了几年游戏,但比他聪慧,好歹考了个二本。而他呢,补习了一年才超二本线十多分。于是他一时激愤,随便报了几个学校。半月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伯父问他录取情况,他才查了查,结果无一录取。一时间家里人顿时慌了,首先是爷爷哀叹道:“这下全完了嘛?!只有打工的命了。”奶奶和伯母也接着叹息。这时堂弟一查官网,所幸还半个小时补录结束,于是火急火燎地给他报了几所学校。结果就被婉城学院录取了。接着,另一件令人难熬的事又产生了。因为婉城太远,去一趟坐火车得四十八个小时,这还不算汽车,从昆明去学校还得八个小时。爷爷忧虑地说:“这哪行?这出了国了。你去不了。”父亲说:“如果是亮子我们就放心了,但你不行。”这一下却激怒了袁飞。他呕气说自己一定要去。爷爷没办法,便说:“那你明天先去买张中国地图,背熟了路上方便,好歹丢不了。”最后父亲说:“既然要去,还是我送你去。你也认个路,我也出去逛逛。”他同意了。

  ? ? “他们太把人看死了。我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看,我比亮子强多了。”袁飞将水一口气喝完,把杯子放在桌上,躺下去睡觉了。

  ? ?

  96

  花开岂堪折

  0.4

  2019.07.24 15:46

  字数 1589

  ? ? 夜晚,暮色向熙熙攘攘的人群降临时,袁飞拉着行箱出发了。和他一起的还有父亲,父亲不时叮嘱他跟紧,他寸步不离,左手的水杯随着身体摇摇晃晃,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心情就和这杯水一样,既热切,又害怕溢出来。

  ? ? 巨大的黑色长龙。这就是火车啊?!他心里不由地激动满怀,赞叹良久。因为是硬座,鱼龙混杂,跟着父亲挤上车后,袁飞的手紧紧地放在提包上。其实那包里也没什么贵重东西,只有一个笔记本,是他没事写的小说手稿。或者还不能称为小说,因为那些文字还显得太过稚嫩。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袁飞自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当作家。这个梦想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陪伴他,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毕业。就连此刻去往异国他乡上大学的路上,他的一整颗心还被笼罩着。这种不知名的兴趣对他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大到后来每每回忆时,他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作家,而且是个天才作家。

  ? ? 热爱文学的人思维总是活跃的,譬如方才上火车时,他忽然就想到了朱自清的那篇《背影》。那篇散文可以说是当代散文中的经典之作,也是袁飞极为喜欢的一篇。所以当他与同学谈论时总说:“朱自清之后再无散文。”同学对他的观点未加置喙,他便高兴地更加言无忌惮了。想起这些,不由地出了会儿神。这时窗外的景色又投来了吸引人的目光。“原来车窗外的夜景这么漂亮啊。”他打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准备发个说说,但又删除了。这要是被他们看到,被她看到,那多么羞耻啊。他又忽然意识到,对了,是自己忘了,在一个月前高考成绩发榜的那晚,我已经把她删除了,那也宣布我们的缘分彻底结束。袁飞这样想着,也就不再思索这件事。

  ? ? ,个子也高。最重要的是长相。袁飞觉得有些像他高中的历史教师。他高中的历史教师是公认的美女,她虽然已经结婚了但仍然清纯宁静,令人心动。

  ? ? 那女孩儿在玩手机,忽然抬头看了眼他。他忙低下头继续喝水。喝了几口后,他又抬起头看那个女孩儿,所幸她没再看他。这回他放大了胆子看,那女孩儿周围有四个人,三男生,一个女生,看样子都是她的同学。袁飞从他们的谈话里得知,他们也是要去昆明。他忽然有点羞愧,自己这么大人了还需要父亲送自己去上学。而就在前几天,父亲和老家的爷爷还坐在桃树下纳凉,商议着敢不敢让他独自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爷爷说:“云南那么远的地方,他去了能被人卖了。”父亲也说是。袁飞说:“我不怕。”父亲说:“你不怕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你爷说的对对的。”袁飞就低下了头。他知道父亲和爷爷都不信任自己,他们只相信那个比他小两个月的堂弟。堂弟虽然高中也玩了几年游戏,但比他聪慧,好歹考了个二本。而他呢,补习了一年才超二本线十多分。于是他一时激愤,随便报了几个学校。半月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伯父问他录取情况,他才查了查,结果无一录取。一时间家里人顿时慌了,首先是爷爷哀叹道:“这下全完了嘛?!只有打工的命了。”奶奶和伯母也接着叹息。这时堂弟一查官网,所幸还半个小时补录结束,于是火急火燎地给他报了几所学校。结果就被婉城学院录取了。接着,另一件令人难熬的事又产生了。因为婉城太远,去一趟坐火车得四十八个小时,这还不算汽车,从昆明去学校还得八个小时。爷爷忧虑地说:“这哪行?这出了国了。你去不了。”父亲说:“如果是亮子我们就放心了,但你不行。”这一下却激怒了袁飞。他呕气说自己一定要去。爷爷没办法,便说:“那你明天先去买张中国地图,背熟了路上方便,好歹丢不了。”最后父亲说:“既然要去,还是我送你去。你也认个路,我也出去逛逛。”他同意了。

  ? ? “他们太把人看死了。我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看,我比亮子强多了。”袁飞将水一口气喝完,把杯子放在桌上,躺下去睡觉了。

  ? ?

  ? ? 夜晚,暮色向熙熙攘攘的人群降临时,袁飞拉着行箱出发了。和他一起的还有父亲,父亲不时叮嘱他跟紧,他寸步不离,左手的水杯随着身体摇摇晃晃,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心情就和这杯水一样,既热切,又害怕溢出来。

  ? ? 巨大的黑色长龙。这就是火车啊?!他心里不由地激动满怀,赞叹良久。因为是硬座,鱼龙混杂,跟着父亲挤上车后,袁飞的手紧紧地放在提包上。其实那包里也没什么贵重东西,只有一个笔记本,是他没事写的小说手稿。或者还不能称为小说,因为那些文字还显得太过稚嫩。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袁飞自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当作家。这个梦想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陪伴他,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毕业。就连此刻去往异国他乡上大学的路上,他的一整颗心还被笼罩着。这种不知名的兴趣对他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大到后来每每回忆时,他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作家,而且是个天才作家。

  ? ? 热爱文学的人思维总是活跃的,譬如方才上火车时,他忽然就想到了朱自清的那篇《背影》。那篇散文可以说是当代散文中的经典之作,也是袁飞极为喜欢的一篇。所以当他与同学谈论时总说:“朱自清之后再无散文。”同学对他的观点未加置喙,他便高兴地更加言无忌惮了。想起这些,不由地出了会儿神。这时窗外的景色又投来了吸引人的目光。“原来车窗外的夜景这么漂亮啊。”他打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准备发个说说,但又删除了。这要是被他们看到,被她看到,那多么羞耻啊。他又忽然意识到,对了,是自己忘了,在一个月前高考成绩发榜的那晚,我已经把她删除了,那也宣布我们的缘分彻底结束。袁飞这样想着,也就不再思索这件事。

  ? ? ,个子也高。最重要的是长相。袁飞觉得有些像他高中的历史教师。他高中的历史教师是公认的美女,她虽然已经结婚了但仍然清纯宁静,令人心动。

  ? ? 那女孩儿在玩手机,忽然抬头看了眼他。他忙低下头继续喝水。喝了几口后,他又抬起头看那个女孩儿,所幸她没再看他。这回他放大了胆子看,那女孩儿周围有四个人,三男生,一个女生,看样子都是她的同学。袁飞从他们的谈话里得知,他们也是要去昆明。他忽然有点羞愧,自己这么大人了还需要父亲送自己去上学。而就在前几天,父亲和老家的爷爷还坐在桃树下纳凉,商议着敢不敢让他独自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爷爷说:“云南那么远的地方,他去了能被人卖了。”父亲也说是。袁飞说:“我不怕。”父亲说:“你不怕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你爷说的对对的。”袁飞就低下了头。他知道父亲和爷爷都不信任自己,他们只相信那个比他小两个月的堂弟。堂弟虽然高中也玩了几年游戏,但比他聪慧,好歹考了个二本。而他呢,补习了一年才超二本线十多分。于是他一时激愤,随便报了几个学校。半月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伯父问他录取情况,他才查了查,结果无一录取。一时间家里人顿时慌了,首先是爷爷哀叹道:“这下全完了嘛?!只有打工的命了。”奶奶和伯母也接着叹息。这时堂弟一查官网,所幸还半个小时补录结束,于是火急火燎地给他报了几所学校。结果就被婉城学院录取了。接着,另一件令人难熬的事又产生了。因为婉城太远,去一趟坐火车得四十八个小时,这还不算汽车,从昆明去学校还得八个小时。爷爷忧虑地说:“这哪行?这出了国了。你去不了。”父亲说:“如果是亮子我们就放心了,但你不行。”这一下却激怒了袁飞。他呕气说自己一定要去。爷爷没办法,便说:“那你明天先去买张中国地图,背熟了路上方便,好歹丢不了。”最后父亲说:“既然要去,还是我送你去。你也认个路,我也出去逛逛。”他同意了。

  ? ? “他们太把人看死了。我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看,我比亮子强多了。”袁飞将水一口气喝完,把杯子放在桌上,躺下去睡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