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安病故时无夫无子,她把遗产留给一个根本没有见过面的人

  朱安是鲁迅唯一的妻子,可是鲁迅不喜欢她,也没有和她生儿育女,鲁迅有一个儿子名叫周海婴,是女学生许广平给他生的。朱安很喜欢周海婴,把周海婴当亲生儿子看,还把遗产留给周海婴,但是周海婴从来没有和朱安见过面,他也不认朱安当母亲,对外称朱安为朱安女士。

  

  在鲁迅病故时,鲁迅的遗产并没有分割。鲁迅的固定资产就是北平西三条的一个很小一进四合院和八道湾大房子的部分产权。而鲁迅的存款有多少,却没有资料说明,但是大家估计鲁迅很有钱,因为鲁迅的稿费一直很丰厚。

  鲁迅的继承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儿子周海婴,一个是妻子朱安。在鲁迅病故时,他的母亲周老太太还活着,但是民国时期好像和现在不一样,父母不可以分儿女的遗产,否则周老太太的其它两个儿子能像现在一样借位继承鲁迅的遗产。

  

  虽然有两个继承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鲁迅的遗产没有分割,北平的房子由他母亲周老太太和妻子朱安住着,但没有过户给朱安。北平房里的东西由朱安保管,但也没有成为朱安的财产。

  而鲁迅在上海的东西由许广平保管着。至于鲁迅留下的钱财,朱安和周老太太并没有分到,谁拿着就不用说了。

  当然鲁迅最值钱的遗产应该是他的版权,他的版权应该是两个继承人(朱安和周海婴)都有份。许广平派人找朱安,让朱安把鲁迅的版委托给她,朱安答应了,因为她想着自己一个旧式妇女不会做事,不如让许广平掌握着鲁迅版权,才能让鲁迅的作品发扬光大。

  而朱安和周老太太的生活费由许广平和周作人共同承担,但是1941年许广平以入狱及邮路断绝不给朱安和周老太太寄钱,有三年左右,这期间周老太太病故了。

  

  没有了婆婆,朱安不好意思向小叔子周作人要钱,而许广平又不寄钱给她,她生活陷于困顿,过得山穷水尽,最后没办法,她想卖掉鲁迅藏书,这时已经是1944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远在上海的许广平立刻知道北平的朱安想卖鲁迅藏书,立刻反对,并在报纸上委托律师发表声明,还派鲁迅粉丝去阻止朱安,后来双方又定下协议,朱安不卖鲁迅藏书,她的生活费和养老送终由许广平负责。

  许广平三年不寄生活费给朱安,导致朱安想卖书,而许广平又极力阻止朱安卖书,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朱安和许广平的关系,朱安看许广平还是妹妹,看周海婴还是儿子。

  但是朱安和她的“儿子”从来没有见过面,只是通信,周海婴也没有在信中称朱安为母亲,对外人更是宣称朱安是“朱安女士”,甚止对二叔周作人只承认朱安是嫂子而生气。

  朱安和许广平见过面的,见面的原因是许广平来到北平西三条(朱安住所)整理鲁迅遗物。朱安写下协议,她继承的鲁迅财产全部由周海婴继承。

  

  这就是在1946年11月,朱安和周海婴的法定代理人许广平签署了一份《赠与契约》:“周树人公(鲁迅先生)遗产业经周朱氏与周渊分割无异,周朱氏所得北平宫门口西三条胡同21号房产地基以及其他房产书籍用具出版权等一切周树人公遗留动产与不动产之一部情愿赠与周渊,周渊及其法定代理人许广平允诺接受并承认周朱氏生养死葬之一切费用责任。为免日后纠纷,特立此约为据。”

  (注:周渊是周建人给周海婴起的化名。周朱氏是指朱安。)

  这等于是鲁迅病逝后,遗产没有由两个继承人平分,后来直接由鲁迅的儿子周海婴继承,朱安等于是放弃了继承权,鲁迅的遗产她并没有享受到,否则当年她生活困顿时可以卖掉一部分藏书改善生活,富裕起来。

  如果朱安不立这个字据,将来朱安的财产可以由她娘家的亲人继承,但是朱安却把自己应得的财产让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儿子”周海婴继承,但是她当周海婴为儿子是自作多情,周海婴并不认她为母亲。

  1947年6月,朱安病逝,她的一切就由周海婴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