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意大利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国家,罗马帝国的铁蹄曾经征战四方,将整个地中海变成自己的内湖,成为庞大的奴隶制国家。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所谓的“意大利”只不过是地理意义上的名词而已,奥地利的著名政治家梅特涅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奥托一世、查理五世和拿破仑一世曾经相继把意大利当成自己的殖民地。19世纪60年代之前,亚平宁半岛的土地上同时存在数个封建割据政权。他们死气沉沉,毫无朝气,人民处于封建殖民和宗教压迫之下,统一之路似乎遥遥无期。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尽管亚平宁半岛的诸位掌权者们对统一的积极性不高,但并不代表人民不渴望统一。早在1848年意大利的志士仁人就曾掀起过民族统一运动,为了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他们迫使一些小封建主颁布了民主宪法,甚至袭击了奥地利的殖民军。然而当时人民的力量相比封建势力还是要弱小很多,他们的革命注定只是昙花一现,经过了一些小打小闹之后,他们很快就被传统旧势力所镇压。比如残暴的西西里国王费迪南多二世曾经残忍的以大炮扫射革命志士,这为他赢得了“炮弹国王”的骂名。

  当时阻碍意大利统一的因素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意大利境内的那些封建割据势力,他们自命不凡,互相扯皮,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不惜牺牲民族利益。二是列强的干涉,意大利境内的政治事务从中世纪以来就受到法国、奥地利、西班牙甚至是英国的干预,也使得亚平宁半岛一直处于群龙无首,分崩离析的状态。三是罗马天主教会对意大利的统一事业设置了种种障碍,因为如果意大利成为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么教会在当地至高无上的世俗权力将不复存在,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然而民族统一的趋势乃是民心所向,它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当时意大利统一运动主要由两种倾向。其一是以马志尼代表的自下而上的革命,由底层群众和资产阶级发起革命扫除封建割据势力,建立统一的民主共和国。马志尼原先就是意大利革命会社烧炭党中的一员,后来因思想过于激进,参与革命暴动被监禁。1831年他组织了青年意大利党,号召全国的爱国主义知识分子团结起来,以罗马共和国的名义建设民族统一事业。不过当时意大利资产阶级的力量元没有英法等国来的强大,而且在斗争精神上也显得更为软弱,恰逢法国又派兵帮助意大利反动军队镇压革命运动。1853年,马志尼在米兰发动人民起义,但这无异于困兽犹斗,起义失败后他生命中剩余的时间都在流亡国外。

  其二是由萨丁尼亚王国首相加富尔为代表的自上而下的革命,他主张由萨丁尼亚王国使用武力和外交的方法来完成统一,像英国那样建立君主立宪政体。加富尔的政治主张源自他在英国的考察经历,他帮助国王埃马努埃莱二世做了很多工作,如整顿税收,扩展工业实力并组织了一支近代化的军队。他意识到要建立开明的君主立宪制国家首先要做的就是打压天主教会的势力,必须把它变为有利于国家统治的工具。而对于意大利国内的民主势力,则采取了剿抚并用的政策,一方面与革命会社保持了积极的联系,希望他们对封建割据势力和奥地利殖民军形成牵制,当革命运动威胁到王权巩固的时候,加富尔又会毫不犹豫的进行镇压。不过萨丁尼亚王国毕竟实力有限,难以单纯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完成统一大业。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既然自身的力量过于单薄,加富尔就只能依靠欧洲列强的介入来实现他的政治理想。他找到了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在著名的克里米亚战争中,15000名萨丁尼亚军人协助英法联军共同对抗俄罗斯帝国。在1856年的巴黎和会上,他要求法皇派兵帮助萨丁尼亚统一意大利,而拿破仑三世一方面出于加强自身权威,以赢得国内自由派人士的支持,另一方面又考虑到拿破仑家族与意大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伯父拿破仑一世出身于科西嘉岛,该地曾经是意大利的控制区域,拿破仑在布里埃纳军校时曾被同学视为意大利人,拿破仑三世自己也曾是意大利烧炭党的一员),决定出兵帮助萨丁尼亚。不过拿破仑三世可不是什么慈善人士,没有回报只有风险的事他也不会干。在1858年的普隆比埃秘密会谈上,加富尔曾经答应法国在战胜奥地利后,将原属于法国的萨伏伊和尼斯港两个地区割让给法国。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得到法军援助的萨丁尼亚王国一路势如破竹,奥军节节败退。在著名的索尔弗利诺战役中,拿破仑三世的法军与埃马努埃莱二世的萨军大获全胜,让奥地利付出了3000多名士兵阵亡,10807人受伤,8638人失踪或被俘的代价,并光复伦巴第全境,奥军被迫退守威尼斯。然而就在这大好形势下,拿破仑三世却背信弃义,瞒着萨丁尼亚王国单独与奥地利议和,退出了战争。这是因为随着法萨联军的胜利,对奥战争已经具有了反封建压迫的性质,这对于已经称帝的拿破仑三世来说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另外普法边境也传来情报,普鲁士正在积极准备对法作战。为了避免陷入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地,拿破仑三世于1859年与奥皇在维拉法兰卡商定了休战条件,奥地利割让伦巴第给法国,再由法国转交萨丁尼亚王国,法奥两国扶植摩德纳和托斯卡纳的封建统治者复辟。由于法军退出战场,单凭萨军的实力无法与奥军匹敌,因此加富尔只能放弃统一意大利的行动。尽管如此,萨丁尼亚通过此次战争依然获得了伦巴第全境,吞并了帕尔马和教皇国的一部分土地,使其境内人口增加到了1000万,大大提升了自身的实力。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尽管加富尔统一运动暂时偃旗息鼓,但统一事业并未停下脚步。曾组织3000义勇军与萨丁尼亚王国共同对奥作战的红杉英雄加里波第于1860年率领1140名红杉军带着5000支步枪和4门火炮向着波旁家族统治下的反动腐朽的西西里王国进军,他们被长期以来一直深受压迫的老百姓们视为民族的解放者,当地的起义势力都踊跃加入了红杉军,人数很快便突破了4000人。加里波第率军大败驻守在那不勒斯的将军兰迪,并乘胜追击攻克了西西里岛全境,收复了巴勒莫。这就是意大利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卡拉塔菲米大捷。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红杉军的胜利让加里波第的政治威望达到了顶峰,以曾经的革命英雄马志尼为代表的人民希望加里波第能够建立民主共和国,但他不仅没有遵从民意,反而像萨丁尼亚王国做出妥协。1860年9月,埃马努埃莱二世率军沿罗马一路南下,路上顺便吞并了教皇国的大片土地,与加里波第会师于那不勒斯,两人并肩策马于街道之上相谈甚欢,这位民族解放英雄甚至高呼“国王万岁”来表达自己的大公无私。但日后他却因为与埃马努埃莱二世政见不合,郁闷地带了一点谷物、鸡蛋和咸鱼来到卡普雷拉岛上安静的做一个与世无争的闲云野鹤,沉浸于自己的乡村生活,当然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其实他所认为的“高风亮节”只成全了自己,却并没有造福人民。吞并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的萨丁尼亚王国没过多久就露出了凶狠残暴的本性,他们大肆屠戮反对其统治的农民,与前文所提到的“炮弹国王”费迪南多二世并无二致。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萨丁尼亚王国在吞并了北部的伦巴第、南部的西西里王国以及帕尔马、摩德纳和托斯卡纳之后,从原先一个人口只有500万的小邦一跃成为拥有2200万人口的大国。于是埃马努埃莱二世在都灵宣布将萨丁尼亚王国的称号改为意大利王国,此时距离意大利统一还差最后两块拼图,那就是受到奥地利控制的威尼斯和法国扶持的罗马教皇国。对于意大利来说,罗马城自古以来便是世俗权力的象征,不废除教皇的世俗权力,民族统一就是一句空话。然而以当时意大利的实力根本无法与法奥两国抗衡。能征善战的加里波第曾出以公心,率领着2000多名义勇军攻陷罗马城,但埃马努埃莱二世为了不让法国有出兵意大利的理由竟然向着自己本国的军队开炮,加里波第本人也身负重伤,无奈之下只能撤出罗马城。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面对法奥的压力,埃马努埃莱二世再次想到了他山之玉可以攻石的办法,他积极在外交事务中展开合纵连横之术,1866年普奥战争爆发,意大利与普鲁士同时出兵进攻奥地利,尽管在战争过程中除了加里波第率领的义勇军取得了一些局部胜利外,其他海陆两军都铩羽而归,但意大利依然凭借普鲁士那些决定性的胜利将威尼斯从奥地利手中夺了回来。

  另一方面,随着1870年7月19日拿破仑三世向普鲁士宣战,法国抽调了罗马城的保卫部队投入普法战争,使得教皇领地防卫空虚,埃马努埃莱二世乘着教皇国孤立无援之际,发兵夺取了罗马城,可以说是完成了“还与旧都”的夙愿。而教皇则被迁居至梵蒂冈宫,也就是今天领土最小,人口最少的国家梵蒂冈的由来,历史上称为“梵蒂冈的囚徒”。至此意大利民族统一大业终于完成。

  意大利是如何从一个地理上的名词变成统一民族国家的?

  意大利民族统一的道路可谓是一波三折,加里波第曾经在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中拥有很高的威望,但是由于意大利资产阶级的力量还很弱小,工业发展相对英法等强国来说也显得较为缓慢,他们根本没有像法国资产阶级那样通过大革命推翻旧制度的实力和勇气。无论是极富革命精神的马志尼还是军事天赋极高的加里波第最后都功亏一篑,想要扫除亚平宁半岛的封建割据势力和法奥等列强的干涉,还是不得不向传统的君主国萨丁尼亚做出妥协,以换取建立统一亚平宁半岛的君主立宪制国家。虽然加富尔于1861年6月6日去世,不过他的政治理想还是在自己曾经辅佐过的埃马努埃莱二世的治下得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