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番混乱中,这大阵的中心终于出现,这就是阵眼?!

  小说:一番混乱中,这大阵的中心终于出现,这就是阵眼?!

  “不好!!”

  看到那道黑光扑面而来,褚燕面色大变,大喝了一声,掏出手中宝剑便迎了上去。原本两人实力还有着一段的差距,然而处于现在这般状况之下,气势与战局的影响却在一进一退之间,将两人拉得无限接近。只见噗通一下,褚燕竟然不堪夏侯惇的下劈之威,生生单膝跪在了地上!

  “杂碎!!给我滚!!”

  身为太平道殿座顶尖之人,褚燕何曾受过这般屈辱,顿时恼羞成怒,从手中掏出一颗药丸,随即吃了下去。刹那间,只见他面色通红,双目也猩红如蛮兽一般,暴喝了一声,竟生生将夏侯惇弹了回去。

  “尔等蝼蚁之族,竟敢以下犯上,我必杀之!”褚燕一声大喝,煞气如海,瞪着曹操,满眼都是杀意。

  “那就看谁杀谁!!众军听令,甲镰阵!!”曹操也不多言,再度大喝,旗下士兵再度变换队形,一股磅礴的战意顿时涌现,夏侯惇依旧作为箭头之人再与褚燕厮杀在了一起。

  原本就混乱不堪的画面,顿时变成了纯粹的绞肉场。

  而在下方一通乱战之时,楼上的刘德景却带着齐悦在飞奔。楼阁的动摇越来越厉害,许多地方早已出现裂痕,摇摇欲坠。尤其是那些被巨大铁壁所压迫的地方,竟已开始出现了坍塌。

  “这到底特么的是哪个不要命的,连自己也要一起埋吗?!”刘德景一边跑,一边不依不挠地大叫道。

  他们已经跑了不短的距离了,然而长廊竟似毫无尽头一般,还没见到终点。这并非是因为他们又中了什么幻想,而是单纯的这条蜿蜒长廊实在是太~~长了!!

  看着刘德景那模样,齐悦同样眉头微蹙,摇了摇头。虽然经过方才一战,她对这少年已经没有了之前那般轻视的态度。但依旧对他高看不起来,这么吊儿郎当,轻浮不稳的家伙,凭什么让任昂如此高看?

  眼见地面也逐渐出现裂痕,终于,一扇大门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刘德景兴奋异常,也不管门后到底有什么,便带着齐悦连忙冲了进去。

  结果,只听见一声惨叫从门后传来。

  原来,门后面并非是一个房间,而是一个通道。

  说是通道,却又和平常的通道略有不同。这是一个类似于天井一般的空间,向下一片漆黑,看不见底。向上则是星辰漫天,看起来倒是颇为漂亮。

  天井呈四方形,一条台阶靠着墙壁蜿蜒攀升,向上可达井口,向下则入深渊。连接门口的平台不过堪堪两步之宽。刘德景仓促之下,完全没想过六合堂中还有这种构造,结果自己一脚踏空,就此掉了下去。

  看着他尖叫着落下去的样子,齐悦脸色数遍,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只得全力顺着楼梯冲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尽力保刘德景周全,这是任昂临行前给她指派的任务。虽然她一直小心,却没想到刘德景居然会在这种逗逼问题上出了岔子,让她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有没有。

  “这废柴,要就这么死了,我还有什么脸去见楼主?!该死的!”此时,即便是一向性格沉稳的齐悦,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而此时,在黑暗之中,一片空地上。一个有些高大的身影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周,一把镂花雕云刀闪烁着青金色的寒芒,在黑暗中仅凭着一点火折之光,却也熠熠生辉。

  “弄啥呢?这到底是啥地方?!”高大身影挠了挠头,又转头向后看了一眼,疑惑道,“这一路上又么岔道,咋变成死路啦?”

  正当他疑惑之时,却突然听到头上传来一阵哀鸣。抬头一看,高大身影顿时一乐,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迎头掉了下来。他快步走了两步,双臂一伸,便朝着那身影接了过去。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刘德景看着越来越远的天空,苦笑着大叫道,“我刘德景一世英名,还未来得及闻名天下,便这般夭折,真是太丢……”

  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身下一软,竟然没啥痛感,这最后的话也硬生生咽了回去。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柔软质感,刘德景好奇地一抬头,只见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大方脸笑呵呵地看着他,那表情,别提有多恶心了。

  此时刘德景方才发现自己竟然被陈到横抱在怀中,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身板一挺,蹿了起来,大喝道:“你!!你给我爬远点!!”

  见刘德景这般剧烈的反应,陈到没好气地恨了他一眼,说道:“我说德景兄,你这也未免太伤人了吧?好歹我也救了你一把,居然这样对我,这还是兄弟吗?”说着,陈到不怀好意地朝他又迈了两步。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叫人了啊!!!”刘德景顿时叫道。

  “叫啊,我看谁来救……”见刘德景如此反应,陈到也是玩心一起,贼贼地笑了一声,又抬起了脚。然而还未等他脚步落下,便觉得身边一阵寒气逼来,顿时一种致命的危险感涌上心头,让他不由得汗毛一立,立时抽刀挡了过去。

  铛!

  一阵脆响,激起火花四溅。这攻击虽然犀利,威力却并不算大,并未撼动陈到分毫。齐悦见一击未中,脸色惊疑不定,接着啧了一声,旋即跳开,一脸阴沉地看着她。

  莫名其妙挨了一记杀招,陈到自然也是一肚子不爽,顿时双手举刀便要砍去。虽然同为一个阵营之人,不过他们俩却是从未见过,因此难免起了误会。眼见两人又将动手,刘德景急忙叫了一声:“别打了,自己人!”

  “自己人?”陈到和齐悦同时转过头去看向刘德景,那表情,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啊,是。这是我兄弟,陈到。”刘德景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冲齐悦笑了笑,介绍了一声。随即又看着陈到说道,“这美女叫齐悦,是我任大哥的部下。说起来都是自己人,就没必要这样像仇人一样了吧?”

  “像仇人一样还不是你害的!”陈到和齐悦齐声骂了句,两人也是顿觉无语。

  两方见礼之后,刘德景好奇地看着陈到,问道:“你不是陪博士在广场那边吗?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咳,别提了……”陈到撇了撇嘴,把之前曹操三人的事迹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本来从六合堂中走了进来,却发现地面有些奇怪,最后找到了一个暗门。刚进去不久,就听到一阵巨大的响动,通向二楼的楼梯就关上了。后来便是一阵混乱,一楼竟然又闪出了一道暗门,我顺着路一直走,途中解决了些小毛贼,就走到了这里。正觉得没路可去的时候,你不就掉下来了。”

  陈到说着轻松,但是刘德景和齐悦看到他身上的斑斑血迹,却很清楚,他的这段路,必然也是遇到了诸多的危险和麻烦,绝不可能如此轻松。眼下三人情报交换已完,也同样思考起下面该怎么办了。毕竟,陈到和刘德景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来到了这个天井之中,若说这里没什么秘密,他们三人谁也不相信。但是此刻放眼望去,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这个时候,之前那巨大的震动又传了过来。而且越来越近,就连他们所站的地面都开始出现了极为明显的震动,如同有着什么东西即将喷涌而出一般。

  “不好!快上去!”刘德景心中一阵浓浓的危机感冒了出来,急忙叫道。

  三人于是匆忙顺着墙上的楼梯爬了上去。直到此时,陈到方才看见,原来在墙壁的周围,竟然还隐藏着有楼梯。只不过由于视线,光影,纹路,以及设计的缘故,这楼梯不仔细看竟像是和墙壁浑然一体一般,从下面草草地扫上一眼,完全无法察觉。

  他们前脚刚踏上一个小平台,后脚便听得下方轰隆隆地响起一阵石头摩擦的巨响,随之喷涌而出的,是一阵足可撼天的厮杀之声。

  褚燕与另一名殿座的身影首先出现在眼前,浑身血污,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一出来便头也不回地朝着陈到过来的大门奔了过去。紧接着夏侯惇、夏侯渊以及曹操带领着北军将士同样钻了出来,疯狂地随后追杀。紧接着,各种各样的人纷纷从地洞之中冒了出来,没有一人发现了墙上的楼梯,均追着那扇大门跑了出去。

  一时间,厮杀之声震耳欲聋,血腥之气浓郁刺鼻,使得处于上方的刘德景三人只觉得头脑一晕,直犯恶心。

  “我去!这下面到底干嘛了?咋这么臭?”陈到眉头一皱,一脸不舒服地说道。他不是没杀过人,但是绝没有参与过这种在地下室那种封闭环境中的大厮杀,一时间自然有些忍受不了。

  “想来刚才下面必定经过了一场激战,而且死伤不小。你们没看见吗?方才逃命的一个人,就是袭击我太学的殿座头头,而后面追杀他们的,便是那曹操和他的手下。若不是之前听你说过那三人的本事,我还真难想象,他们居然能把殿座给逼到这份上。”

  看着那群人消失的方向,刘德景感慨万分道,“只是不知道为何曹操和太平道仇怨这么大,就像杀了亲爹一样,不应该啊?”

  “刚才他们队伍之中,有曹操的爹。”齐悦此时淡淡地接过了话题。

  “曹操的爹?九卿第一的曹嵩?!怎么可能?”刘德景惊讶道。虽然他知道曹嵩来了忘忧祠,但也不会想到竟然会被卷入了这场混战之中。

  “不仅有曹操的爹,还有几位大官,执金吾,将作大臣等人都在其中。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受了不少苦。”齐悦轻声道,“我之前奉楼主之命,去调查过京师的一些官员,不会认错。”

  “难怪……那曹嵩也算是位高权重的人,且不说是他的亲爹,就算只是普通的长辈,这等人物被忘忧祠算计,对于曹家来说与灭族无异,也不怪曹操要和他太平道拼命了。”刘德景想到这里,不禁突然贼贼地笑了笑,“原本我只想说找一个援军,却没想到是如此强援,倒真是误打误撞帮了大忙。”

  “别美了。虽然他们离开了,但是我们依旧还没找到要找的地方。你就没点想法吗?”齐悦听着刘德景如此说,不满道。

  “唉,我还真是没什么特别的感……”刘德景说着,胳膊肘顶了一下陈到,说道,“你小子干嘛闷不吭声的,吃屎了?”

  “不是,你们没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吗?”陈到此时一脸凝重,压根不在乎刘德景的打趣。

  “啥……”

  还没等刘德景回答,只见那不断剧烈的震动突然一下变得无比猛烈,四周的墙壁也纷纷落下碎石,而之前曹操等人出来的地面,顿时坍塌,露出了一个大洞。三人毫无准备之下,楼梯轰然崩塌,直接掉了下去。

  “我去!!又来!?”刘德景一脸苦相,咆哮道。这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啥事儿没敢净跳楼了!!

  抱怨声里,三人直接坠入了漆黑的深渊之中。

  不过还好,这次掉落的高度并没有上一次那么夸张。只不过呼吸之间,三人便再度坠落到地面。抬头看了看又远离了半分的天空,刘德景是一脸的无奈,骂道:“娘的,今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连掉了五层楼,这是想直接让小爷肉身下地府的节奏吗?!”

  “看来你前世必定做了不少孽,才会遭天谴。可惜啊,我们这些好男好女的,都被你祸害了。”陈到同样没好气地看了天空一眼,抱怨道。

  “呸!小爷才不信那些秃头转世轮回的说法,我是正儿八经的良民好吧!?你说是吧,齐悦?……齐悦?”刘德景转过头去,只见那冷漠女子此时认真地看着一侧,表情冷峻无比。

  “怎么了?有发现?”刘德景凑到她身边,闻到一阵淡淡的体香,不禁吐了吐舌头,问道。

  “你们两个,难道眼睛瞎了?!”齐悦此时面色苍白,紧紧地盯着一处,连解释都懒得多说一句,直接骂道。

  “有话好好说嘛,难得长这么一张漂亮的脸蛋,老是板着,也不怕没人敢……”刘德景噘着嘴,无奈地摇了摇头,顺着她的眼神看去,顿时张大了嘴巴,傻在了那里,最后的话也直接卡在了肚子中。

  “我说,你们两个在演什么戏……”陈到看着这两人僵直的模样,同样有些鄙夷地调侃了一句,顺着他们的目光转过头去,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在他们眼前,是一幅完全不曾想象过的画面,除了震撼只有震撼。

  原本以他们的见识,恐怕也不知道所在的这块地方到底是何处。但是不远处那两个人影,那两个让刘德景绝不可能看错的人影,却明显地道出了答案。

  这里,必是绝命黄泉煞阵的阵眼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