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岩带新作品回归:用四支针管同时喷射书法,声称想要创作自由

  很意外的就是有着针管射墨书法之称的邵岩并没有离开,相反的他是带着自己的新作,仍旧还是在坚持着自己的书法绘画道路。他并没有离开,他还是在为自己的创新书法而努力寻求市场,邵岩又回来了。

  

  这一次的他是带着新作品复出了,而且与前面的不一样,这一次大师可以说是加大了火力,用四支针管同时轮番的喷射书法,期间他还强调要允许创作的自由与创新。

  我们知道从书协的荣誉主席沈鹏开始提出要“书法自由”这四个字之后,不管是书协里面还是外面的众多大师,他们一个个全都原形毕露,用千奇百怪的方式来搞书法。

  

  吼书和盲书这还不算是有多奇葩的,射书算是掀起了书法界的怪异风浪。但面对着大家的质疑,其实邵岩本人是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书法并没有不合群,至少应该是要被大家认可的。

  而且他列举出来的原因也是有几点,也是这些个原因,才让他又带着新作品来复出了。

  

  首先他坚持的原因就是书法是需要有创作上的创新,而这里所谓的创新新,不仅仅是体现了书法的体现形式上面,对于创作的方式也有创新的必要性。所以他坚持射书只是一种形式,只是它不同于以前的传统书法了。

  

  不再是拿着毛笔规矩的练,也不是用来临摹就算是好书法,用邵岩的讲法就是书法是需要创作品上的自由,是需要大家理解的,而且理解得越多,自然对于书法的境界与包容性也就越高了。

  

  但对于他所提出来的这一点,大家反对的一方所要表达的就是不管是书法还是绘画,艺术是需要有一定的自由性,但这并不代表任何艺术需要包容,什么是丑的艺术,什么是非美的存在,这一点其实大家是态度一致的。

  邵岩所说的自由与创新并没有错,但错就错在看不惯这路的射书,完全是污染了传统书法的存在。再来讲创作的自由,书法的自由也是需要有法度来限制的,不是乱写乱射来搞艺术形式布局。

  

  邵岩所坚持的第二点就是在于他否定了自己的艺术行为不是艺术投机,不是标新立异的存在。是自己对于艺术的理解已经超出了普通大师的境界,一笔一划之意都是包容在了射书之中,这也是他拿四个针管再次回归的主要原因。

  

  我们回到他的作品细节之中来看,除了粗细不平的乱射墨汁之外,再也没有看到什么美好的事情会体现在他所谓的射墨书法之上。可就是这种鸡贼的投机艺术,邵岩却是想要公开否认,还打着艺术需要自由的口号,真是可笑。

  

  书法不是用来玩弄的,它是代表着一个从古代留下来的美好的文化符号,是在先人们的坚持与保护之下才有了今天的成绩。所以对于那些打着假书法之名,破坏式的书法出现,就应该把他们消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