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热青春——(二十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在长江大桥上吹了40多分钟寒风,倍感神清气爽的6个小伙开始往饭店赶,准备享受计划中的那顿"好的"。但没经验就是没经验,小年轻就是小年轻,小伙们到饭店门口才发现时间已接近了自己想搭乘的那班特快列车的发车时间。没办法,"好的"最终变成了一人一大碗汤面!大家匆匆吃完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伍昌火车站。

  进站还是比较顺利的,丁伟等人虽然没票,但凭借着学员证还是无阻拦的进到了伍昌车站的军人候车室(那个时候春运期间在华夏各大火车站基本都有军人在维护秩序)。进候车室简单,但要想上站台就难了,那必须要经过检票口检票。怎么办呢?6个人聚在一起商量,最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形成了共识——提前翻窗。

  每完成一班车的检票任务后,检票员就会暂时离开军人候车室。丁伟们趁着这个当口,按照前面看见的一些人的操作方式打开候车室角落里的一扇窗户,拧着行礼一个接一个的翻上了通往站台的通道。上了通道,大家却立马傻了眼,站台那么多,自己想乘的那班车在哪个站台却没人知道。就在这时,一大群提着红白编织布口袋,拧着泡面、辣条、矿泉水的人向丁伟们蜂拥而来。当听到他们嘴里嘟囔的都是蜀中话后,温林立即凑到一个中年男人身前问到:"老乡,几站台啊?刚广播没听清。""七站台",中年人边说边急促的向前赶着路,好像晚半秒就会上不了车一样。丁伟们也迅速拧着自己的行礼,顺着人流涌向了七站台。

  走到火车旁,如何上车又成了难题。列车乘务员们一个个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守在所有车厢大门前,不管你有多少人,挤得有多厉害,要想上车,都要先给他们验票。毕竟这样的春运人流,对他们来说已是见惯不怪。

  突然人群之中出现了一阵异动,只见大约100多个穿着民族服饰的人随着人流涌了过来,他们每十几个人一组挤到各个列车门口吵嚷着要上车。一时原来还显得有一定次序的站台混乱了起来,要求提高检票速度的叫嚷声、阻止插队的叫骂声、小孩子的哭闹声,还有站台小推车的叫买声都交织在了一起,真是让人双耳嗡嗡作响、头皮发麻。混乱中,古月文说到:"快,趁现在……",然后他把行礼从窗户口往车厢里一扔,就从窗口翻进了车厢,紧接着王露、温林、林寒也从窗口进了车,而肖威武不知怎么的,已随着人流被从车厢大门挤上了车。丁伟跟在林寒后面,先把行礼箱和大衣往车上一扔,然后按照四百米障碍中过高墙的动作要领翻进了车厢。上车后,丁伟不由感叹,半年的军事训练真是效果显著,要搁以前,他不但肯定进不了车厢,能不能把那个大行礼箱轻松扔上车也都要打一个问号。

  上车后人还比较少,6人迅速把行礼放到了行礼架上,但由于没有票,也不敢坐到座位上,只有站在过道中间。不一会儿,大批乘客就从车厢两头涌了进来。多数人都是春运乘车的高手,一眨眼功夫,大家就在车厢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有的躺在行礼架上,有的睡在座椅下面,有的站在座椅背上,有的蹲在座椅中间的小桌上,有的自带小凳坐在了车厢间的连接处,第一次经历春运的丁伟可谓是大开眼界,惊的眼珠都快掉了出来。

  丁伟等人也找到一个座椅间的小桌,坐了两个人上去,其余站在小桌旁边,大家商定每隔一段时间,轮流坐着休息。其实站着的人也还好,毕竟整车厢的人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基本没什么空隙,相当于大家相互偎依在了一起,比一个人单站在那里要省力许多。

  可能由于昨晚睡得不好,可能由于刚刚上车的一通操作太耗精力,火车刚一启动,丁伟就坐在小桌上摇摇晃晃地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厢里小推车的叫卖声叫醒了丁伟。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同学们并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叫他起来轮换座位,估计大家看他睡着了,也就想让他多睡一会,毕竟他和林寒乘车的时间最长,即使列车不晚点也要呆将近17个小时,何况春运期间列车晚点是常事。同学们也并没有像丁伟睡着前那样都围在一起,除去他自己和温林坐在小桌上,就肖威武和林寒还站在一旁。听林寒说,王露半个多小时前跟着一辆小推车上卫生间去了,估计一会儿会跟着小推车回来,古月文则说要到别的车厢看看,然后就跟着小推车走了。也是,在这个人人紧紧靠在一起的车厢里,要想去那里,只有利用好买东西的小推车开辟出来的那一条通道,车必须跟紧,不然开辟出的通道很快就会关闭。

  "来,你坐一会",丁伟把小桌让给了林寒,因为他记得自己睡着前好像是和肖威武坐在一起,两人也是费了一番劲才交换了位置。这时两小推车从车厢两边头对着头向中间驶来。丁伟饶有兴致的盯着他们,他琢磨着车厢里挤的一个人想做幅度稍微大点的动作都不行,这小推车还能前进已经是奇迹了,怕待会他们一碰头就只有各自原路倒退回去。正好,两个推车在丁伟旁约两个座椅的位置碰头了。推车的师傅敲得小车"铛、铛"作响,希望乘客能够让出空间给两辆车交错,但任凭他们再怎么敲击小车,任凭乘客再怎么用力地挤在一起,都没有足够的空间给小车交错。丁伟面带微笑地紧盯着两个小车,想看他们是怎么倒退着回去。突然,只见两个推车师傅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左边的师傅开始向前推车,而右边的师傅竟一把将车提到了空中,然后侧着身子从驶来的小车旁挤了过去,而左边那个推车的师傅也同时猫着腰从提到空中的小车下钻了过去。两辆小车就这样完成了交错。丁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来"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和"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两句话确实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