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使用魔法与魔兽战斗,被近身缠斗在一起差点被断子绝孙

  小说:少年使用魔法与魔兽战斗,被近身缠斗在一起差点被断子绝孙

  听到武威这声惨叫,苏银辉低头看了眼他小腿处,被火狐划开一道约半尺长的伤口,不过可能距离的问题,并不是很深。

  而火狐的后肩处则被蓝月凡的水箭术击中,一个两指大小的血洞,同样不是太深。

  顾不得再次吟唱魔法,苏银辉一脚踢出,企图将火狐踢离几人。但一脚下去,火狐只是稍微位移了一点。

  蓝月凡快速上前一步,扶住作势想要倒下的武威。

  “伤口不深,别鬼叫了。”

  武威闻言低头看了下自己的伤口,半厘米深的伤口而已,但还是说到,“那也疼啊!”

  蓝月凡没搭理他,而是继续吟唱下一个魔法。

  再说苏银辉一脚将火狐微微踢离后,见距离实在不远就准备再次上前,在火狐头上再补一脚,嘴里却是不停,吟唱着土盾的咒语。

  反观火狐,避开苏银辉的电击术后,却中了蓝月凡的水箭术,没等支起身体,就被苏银辉一脚踹在腹部,身子微微后退的同时,也微微蜷缩。

  但魔兽就是魔兽,又是魔法攻击又是物理攻击的,还是在苏银辉踹前头部这一脚之前躲避开,然后一个打挺就站起了身子,再次探出前爪,追着苏银辉收回的腿,就要刺向苏银辉,只是刺的位置有些下流。

  苏银辉也看到这一刺,收回腿后立马弯腰,屁股向后撅。

  但撅屁股终归有个极限距离,而火狐前刺的爪子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眼看苏银辉就要断子绝孙,而嘴里的“土盾术”还没吟唱完。

  五厘米。

  四厘米。

  “父亲,孩儿不孝啊,咱这一脉要绝后了!”苏银辉心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嘴里的咒语更是直接断掉。

  三厘米!

  两厘米!

  “噔~”就差最后一厘米的时候,火狐的爪子停止了向前,苏银辉甚至感觉到爪子向前带动的气流微微撞了自己一下,见火狐停止向前,就这么弯着身子,向右一步跨出爪子的攻击范围后,赶忙侧开,站直身子。

  原来是火狐向前刺的时候也发觉距离不够,干脆整个身体跟着向前。

  而原本离它不远处,正在吟唱咒语的蓝月心见情况不妙,立马停止了吟唱,两步上前,很及时的拽住了火狐的尾巴。

  攻击落空的火狐也察觉尾巴被拽住,扭身就要朝蓝月心脸上抓去。

  结果刚转身,就被缓过神来的苏银辉一个扫堂腿扫爬在地。苏银辉也顾不上在吟唱什么魔法,直接上前欺身压在火狐身上,两只手也按住火狐的两只前爪,不让火狐有起身的机会。

  “武威,抓着它的后腿!”匆忙间苏银辉大喊。

  武威闻言也顾不得腿上传来的疼痛,几步上前抓住火狐的两条后腿,就向后扯,不让火狐把后腿收回身下,有起身的机会。

  火狐用力回拽后腿,几次未果干脆直接放弃,前爪试了下,但被苏银辉板起,实在用不上力,干脆直接侧头来咬苏银辉。

  趴在火狐身上的苏银辉躲闪空间实在太小,几次都差点被咬中,蓝月心松开火狐尾巴后,本想上前帮忙,但实在找不到机会。

  “当!”再次躲过差点咬中自己耳朵的苏银辉,清晰的听到火狐牙齿咬合后发出的声音。

  “当!”又一次躲过火狐的咬合,感觉双手已经有些乏力的苏银辉用躲避时,眼角的余光盯准一个机会。

  快速松开火狐的两只前爪,同时将自己腰部以下的身体摆到左边,其实也就是将右腿摆到左边。趁火狐咬合的嘴还未张开,将两手并拢,直接搂住对方的下颚,不给火狐低头的机会,双腿在地上蹭的让上半身向后,企图将火狐的头部向其后背扳。

  然后头也不回的大声冲蓝月凡喊:“蓝月凡!魔法快点!!向它脖子攻击!!!”

  蓝月凡也看出来是个好机会,调整站位,同时嘴上加快最后几个魔法音节!

  “魔法!水箭术!”

  话音刚落,一道水箭快速向着火狐的脖颈处飞去。

  脖颈本就是任何生物比较脆弱的一个地方,更何况蓝月凡水系魔法对火狐有属性克制的效果。

  “噗~”

  苏银辉只听一声微弱的声响后,火狐头部挣扎的更用力,然而更激烈的挣扎的两次后,就顺着苏银辉手上的劲向后仰去。

  而蓝月凡一道水箭术释放后就跟着向前迈出,以备攻击效果不佳,再补一拳,结果刚迈出步伐,火狐被刺穿的脖颈处就喷涌而出一片血水,浇到蓝月凡不高的身体上,使其胸部以下的衣服都被着喷涌而出的血水淋湿。

  苏银辉感觉手上挣扎的力气消失,在看到喷射出去的血水后,双手一松,半翻身子,枕着火狐的尸体瘫躺着。

  武威也在血水喷出后,松开紧抓火狐后腿的双手,一屁股坐在地上。

  蓝月心在火狐身侧,倒是没有如同蓝月凡一样被喷一身血。

  略微休息了一会,苏银辉这才站起身子。看到蓝月心刚释放一个水波术,控制着水流冲洗蓝月凡身上的血污。

  “快些收拾一下,我们带上火狐的尸体和跳跃兔的尸体回贺老师那去。避免有其他魔兽问到血味寻到此处。”

  说着苏银辉感觉双手掌心有疼痛感袭来,低头一看,双手的掌心都有几道不浅的伤痕,想来应该是搂住火狐下颚时,火狐挣扎所留下的。

  待蓝月凡简单冲刷,其实也没冲掉什么,反而衣服更湿,只是血腥味淡了些。

  冲刷完毕后,苏银辉走在最前面,蓝月凡扛着火狐的尸体,蓝月心抓着跳跃兔的后腿走在中间,一瘸一拐的武威走在队伍的最后方,几人快速往后山外走去。

  很幸运!这是四个人走出后山的感受,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被血腥味吸引而来的魔兽。

  回到早上集合的地方,贺子昂并不在,不过已经有一组同学先一步完成训练目标,击杀的也是一只跳跃兔。

  这组同学被苏银辉几人的形象吓了一跳,尤其满身是血的蓝月凡。蓝月凡倒是不在意,向这组同学走去闲聊了起来。

  苏银辉也有听蓝月凡同几人的闲聊,得知几人运气很好,进去不久便遇到一个腿受了伤的跳跃兔,没费太大功夫就击杀了。出来后贺子昂还在,后面貌似是有同学遇到危险,贺子昂赶去救援。

  从几个同学的口中,苏银辉也是刚知道贺子昂修炼的主系元素是风元素。

  几个同学更是一脸羡慕的说着贺子昂背后由元素组成的翅膀。

  “元素组成的翅膀?看来是唤形期以上的修为啊.....”

  上新书榜了(=。=)各位朋友加个书架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