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论今」三衢故人说·忠贯日月徐徽言

  2019 千年行

  原创: 陈鼎胤 晚上八点今天

  

  迎接国庆70周年,我讲衢州历史故事给你听

  为迎接国庆70周年,市教研室特举办 “讲好衢州历史故事”高一学生历史研究性学习活动成果比赛活动,将历史学科和地方文化丰富的优秀传统文化和精神滋养结合起来,将爱乡与爱国衔接起来,“要把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提炼出来、展示出来,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展示出来”,用更加生动鲜活的表达方式,努力讲好衢州故事,传播衢州好声音,展示衢州好形象,展现新时代文化风采。

  本次“讲好衢州历史故事”内容十分丰富,共有三大系列即:“历史人物篇”“历史事件篇”“历史遗存篇”。其中历史人物既有唐代县令杨炯,宋代丞相赵抃,状元余端礼、程宿、黄大谋等,也有近现代人物余绍宋、叶廷芳等,更有身边的人物如“一生为教育付出的爷爷”“参加红军的曾祖父”等;历史事件篇,很多学生聚集“红色革命”“衢州抗战”等主题,其中《刺痛我!芥山》赢得了评委老师的一致好评;历史遗存篇不但有古道、古村、古桥、古湖,还有古店铺、古瓷窑等。这些故事里有正直、清廉、勤勉、尚学……更有为理想正义而献身的精神!这些故事更反映了当代高中生看待事物的角度和价值观,个个打动人心!让我们一起来听……

  衢州市教育局教研室 陈春露

  

  三衢故人说·忠贯日月徐徽言

  西安纵马,初阳升,鹰翅展。中军行,回首山河,豺狼当道。旌旗号鼓震天地,赤胆忠心贯日月。风云变,星辰破碎,战岚石。

  乱世中,醉人心,生者魅,亡者殇。三月烟雨幻,血色腥风。河西府内斩千骑,晋宁城投射奸逆。孤此生,执晓光烈,破青霄。

  ——题记

  衢城内,有座不大不小的古建筑,叫忠烈祠,正堂悬一匾额,上书“忠贯日月”。正中是一尊人像,身披战铠,怒目似豹,昂首挺立,似是一曲荡气回肠的战歌。每一个游客都虔诚地跪在他面前的蒲团上,恭恭敬敬地向他鞠上三躬,过往的人很多,通过名牌的介绍,所有人都会知道那将军模样的塑像叫徐徽言,却少有人过问他曾做过什么,以致城里人常年供奉着他。案前的香烛燃尽又上新,香灰铺满香盒,屋外杨柳叶落了又青,往来游人一批又一批……

  而那尊像一动也不动,睁大双眼,沉默地看着。

  

  宋是一个混乱的朝代。

  自太祖开国以来,宋盘踞中原,却未能结束分裂局面,且不说西南地区自立为国的大理,北部契丹、女真、蒙古等胡族部落相继崛起,一个个都对大宋虎视眈眈。宋朝对这些蛮夷也不是没有采取过措施,当年宋太宗继位不久就御驾亲征,剑锋直指当时作乱犯疆的契丹辽国,想要巩固边防,扩大疆土,扬我国威。未曾想,出师不利,铩羽而归,折了大将杨业和杨家一众精良不说,连太宗都只是险险逃出包围圈,狼狈不堪。至此中原与北方游牧民族梁子真正结下,之后的两方也一直打打停停。大宋虽然地大物博,但在朝廷崇文抑武的政策冲击下,将才奇缺。造成多次征战,大宋胜少败多,屈辱的条约签了一个又一个,成为压在百姓肩头的一个重担。局势越来越严峻,朝廷也急吼吼地颁布了一系列措施,然而却制止不了愈加锋芒毕露的北地部族。杯酒释兵权减了内忧,却解不了外患,大宋的力量正逐渐被蚕食着……

  转眼,已至大观二年。

  这是历史上极平凡的一年,发生过许多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说,这一年的武状元,是个叫徐徽言的少年。

  徐徽言(行冠礼后取字彦猷),年十五,西安县(今浙江衢州)人。于北宋大观二年参加武举夺魁,宋徽宗亲赐“武举绝伦及第”,于同年领命前往山西保德军中任职。当时西安小限于大宋并无盛名,不过是全国上百辖县之一,故而能出一状元,即使是不怎么受待见的武举状元,也是敲锣打鼓一阵庆祝。而那个名叫徐徽言的少年,想必也是鲜衣怒马,春风得意。酒足饭饱,辞别父老后,便踏上他的征途。

  

  北宋大观二年,极为平凡的一年,大宋与金对峙的不知道第几年,一个年轻的身影悄悄从家乡西安县,赶赴山西。

  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推进,时间如白驹过隙。这一年,不问政事,专心书画的宋徽宗大手一挥,改年号为靖康。这一年,那个在山西仿佛被岁月遗忘的异乡武状元,得以右迁,升任武经郎,知晋宁(今陕西省佳县)军兼岚(今山西省岚县)石(今山西省离石县)路沿边安抚使。新官上任,喜气洋洋,只是这时的徐徽言已少年不再,身上添了疮疤,鬓角多了白发,脸庞也在风沙的吹拂下失去稚气,满是沧桑。

  靖康二字取意美好,但并不代表已是摇摇欲坠的北宋能转危为安。北方大金不过是摇了摇尾巴,草木皆兵的徽宗便答应了完颜氏的无理请求,一道加急文书随着驿站的使者马不停蹄的砸向西陲各地,引起一阵轩然大波。文书上仅寥寥数语,以及动听的语言将河东河西两路等黄河以北的州府慷慨“送”给了大金,外附上一些其他价值不菲的“礼物”。

  事实上这种割地、付款的外交模式在北宋已是屡见不鲜,正如苏洵在《六国论》中所言:“思其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后人视之,亦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这与二战时英法绥靖政策有些相似,简单来讲只要能和平解决的问题,割地就割地吧,你别来打我就行。

  

  只是这么一来,被割让的地区的百姓,是必落入金人魔爪。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民族平等可言,异族人多受本族人欺压,在接壤地区甚至有“打草(即本族守军追赶、俘虏、射杀异族百姓)”这样的习俗存在。于是一些以割地守将为首的有识之士上表陈情,涕泗横流地请求皇上收回成命。然昏聩之君高居庙堂,肉食者多又为虎作伥。这些掷地有声的肺腑之言多被半路截下,即使侥幸被呈上御殿,也无人搭理。

  那该怎么办?眼看曾受自己保护的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真要置之不理吗?圣命难违,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大不了先斩后奏罢了。于是,徐徽言动了。他率自家守军挥师北上,直指河西,一路披荆斩棘,势如破竹,一举夺回麟、府、丰、岚、石等州,将还未站稳脚跟的金兵杀了个头破血流。但金兵也非食素之军,一怒之下干脆绕道东北直取北宋都城开封府。开封元用来御敌的城墙早被丞相蔡京改的不成样子,防线一攻即破,来不及跑路的徽、钦二宗被俘,可以说是宋皇室的奇耻大辱。

  逃跑成功的王公贵族停留在临安(今杭州),拥立高宗,建立南宋。与此同时,死守晋地的徐徽言与汾、晋一代民间勇士相约收复失地,扼守西北重镇,一封言辞激昂的请战书飞马快报呈奏朝廷,内容不长却有若金石,字字铿锵:“定全晋则形胜为我所有,中原当指期克复,机不可失!”

  但他低估了南宋朝廷的软弱,首都开封府的失陷已给了朝廷当头一棒,现在的宋无论政治实力、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都大不如前,只敢畏缩于临安府内用眼前的歌舞升平来麻痹自己;再者,若真的收复中原,迎回徽、钦二宗,那此刻坐在临安府龙椅上的高宗又该如何?身为将领,徐徽言拥有一颗爱国之心,可此时斗争并不局限于战场,朝堂之上也笼罩着“战争”的阴云,政治的错综复杂甚至比沙场的腥风血雨更令人心寒。纵使他一人再有通天之能,却奈何降不住人心如魔。上下不齐,败局早早已定。

  

  攻破开封的大金却并未见好就收,他们整顿兵马,集中兵力向河东各州府碾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一将功成万骨枯,多少大宋军民又做了金兵的刀下亡魂,等不到朝廷许可的徐徽言只好死守晋宁城,一次次击退金兵的虎狼之师,杀、伤、俘敌不计其数。金军可以将宋廷亲军打得落花流水,使其远走临安苟延残喘。却久不能攻下晋宁城这一叶孤舟,逐渐地,晋宁城“天下之险”的名声便传开了。

  既然硬来不成,那便来软的。金兵主帅娄宿多次在阵前高声劝降,许以千金重爵,宝马美人,皆被徐徽言命守军乱箭射退。于是娄宿又生一计,将以归降的宋臣折可求请到城下劝降。折可求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降将,他是徐徽言的妻舅。金兵便是想利用这层关系让徐徽言归顺。然而他们还是算错了,城头上双目冰寒的徐徽言听着折可求的奸逆之词,终是怒不可遏,拉弓搭箭,箭头寒芒对准城下叛国之贼,大喝道:“折可求,尔于国无情,我于尔有何情,不独我无情,此箭矢更无情。”银矢破空而来,折可求应声落马。这样的大义灭亲之举引得金兵一阵骚乱,徐徽言趁机率兵出城追击,力斩娄宿之子,再次谱写奇迹。

  

  然而周围城池一一陷落,使晋宁失去了获得补给的可能,朝廷援军迟迟未到,城池守军人数不断减少。最为不幸的是金兵探知供城中饮水用水的河流源为城外,便运来石、木、竹、草等物将支流全部堵塞,断了一城军民用水。城内粮草亦缺,守城兵械破损严重,实可为弹尽粮绝。徐徽言勉励众军士咬牙苦守,誓不言降。但城外围攻之势不减,城内已是山穷水尽,他知道此战再难持久,就干脆命人将城中尚完好的兵械砸毁,不留敌用,又写下遗书寄于兄长徐昌言,阐明自己为国捐躯的决心,劝勉兄长继续为国为民。尽管将领一心为国,但是手下仍有贪生怕死之徒。城内裨校私通外敌,偷开城门,金军长驱直入。徐徽言与一同守城的太原路兵马都监孙昂领兵反抗,杀敌甚多,终难敌大势已去。于是徐徽言忍痛效仿东汉末年公孙瓒闭室焚薪,将妻儿子女烧死。自己多次欲拔剑自刎,却被左右抢下。待金兵突入而自刎不得,不幸被俘。

  被五花大绑到金兵大营前,主帅娄宿再次上前劝降:“如能归顺,可世代统领延安,管辖全陕。”这自然引得徐徽言破口大骂:“我受国厚恩,为国而死,死得其所,岂能尔等屈膝!”娄宿置卮酒以敬英雄,却被徽言掷杯于地口中依旧大骂不止:“我岂能饮尔酒!”颇有点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味道儿。

  战场无儿戏,不被驯服,只能死亡。当日徐徽言便被押上刑场,万箭穿心而死。不知在异地他乡,他临死前眼前是否闪过当年自西安县中纵马出城的场景?他终于为他的国死,回到了他的家乡。

  徐徽言壮烈牺牲的消息传回临安府,压根儿没派一兵一卒支援晋宁的宋高宗扼腕叹息,下旨道:“徐徽言报国死封疆,临难不屈,忠贯日月,过于颜真卿、段秀实远矣,不有以宠之,何以劝忠,昭示来世。”又追赠其为晋州观察使,谥忠壮,再赠彰化军节度。满朝上下皆为精忠报国的徐徽言泪湿袖衫,继而再对皇上爱惜英才的举动大肆颂扬,下一刻又是玉树后庭,靡靡之音。

  

  然而徐徽言的悲剧并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之后还有著名的抗金将领岳飞,夫妻守将韩世忠、梁红玉,文武双全辛弃疾,再往后还有抗击蒙古大军的襄阳守将郭靖(此处郭靖为历史真实人物,不同于金庸先生《射雕英雄传》中的草莽英雄,是有正式官衔的守将,算是小说人物的原型),一代忠相文天祥等。相较于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徐徽言”三字就如同一颗小石子投入水中,打一个旋儿后便沉默了,但总有人会——也应该,记住他——

  西安县的百姓,感叹徐徽言忠烈,为他筑了一座祠堂,塑上人像,香火供奉,以悼念这位为国而死,忠贯日月的将领。那香火断断续续,直至今日……

  来客跪在地上的蒲团上,十分恭敬的磕了头,抬头,却不知为何,不敢直视那尊泥像的双眼。衢州小城,杨柳依依,斜燕双飞。祠堂香案上的烛火摇曳,光的弧度摄人心魄。

  历史不会走到尽头,时光荏苒,这间祠堂会一直存在着,那尊像也依旧会傲然挺立,睁着双眼,看着眼前的红尘扰扰,无声的诉说那些不该被忘掉的事,那个不该被忘掉的人。

  

  作者系浙江省龙游中学高一学生

  指导老师 徐淑琴

  原创: 陈鼎胤 晚上八点今天

  

  迎接国庆70周年,我讲衢州历史故事给你听

  为迎接国庆70周年,市教研室特举办 “讲好衢州历史故事”高一学生历史研究性学习活动成果比赛活动,将历史学科和地方文化丰富的优秀传统文化和精神滋养结合起来,将爱乡与爱国衔接起来,“要把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提炼出来、展示出来,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展示出来”,用更加生动鲜活的表达方式,努力讲好衢州故事,传播衢州好声音,展示衢州好形象,展现新时代文化风采。

  本次“讲好衢州历史故事”内容十分丰富,共有三大系列即:“历史人物篇”“历史事件篇”“历史遗存篇”。其中历史人物既有唐代县令杨炯,宋代丞相赵抃,状元余端礼、程宿、黄大谋等,也有近现代人物余绍宋、叶廷芳等,更有身边的人物如“一生为教育付出的爷爷”“参加红军的曾祖父”等;历史事件篇,很多学生聚集“红色革命”“衢州抗战”等主题,其中《刺痛我!芥山》赢得了评委老师的一致好评;历史遗存篇不但有古道、古村、古桥、古湖,还有古店铺、古瓷窑等。这些故事里有正直、清廉、勤勉、尚学……更有为理想正义而献身的精神!这些故事更反映了当代高中生看待事物的角度和价值观,个个打动人心!让我们一起来听……

  衢州市教育局教研室 陈春露

  

  三衢故人说·忠贯日月徐徽言

  西安纵马,初阳升,鹰翅展。中军行,回首山河,豺狼当道。旌旗号鼓震天地,赤胆忠心贯日月。风云变,星辰破碎,战岚石。

  乱世中,醉人心,生者魅,亡者殇。三月烟雨幻,血色腥风。河西府内斩千骑,晋宁城投射奸逆。孤此生,执晓光烈,破青霄。

  ——题记

  衢城内,有座不大不小的古建筑,叫忠烈祠,正堂悬一匾额,上书“忠贯日月”。正中是一尊人像,身披战铠,怒目似豹,昂首挺立,似是一曲荡气回肠的战歌。每一个游客都虔诚地跪在他面前的蒲团上,恭恭敬敬地向他鞠上三躬,过往的人很多,通过名牌的介绍,所有人都会知道那将军模样的塑像叫徐徽言,却少有人过问他曾做过什么,以致城里人常年供奉着他。案前的香烛燃尽又上新,香灰铺满香盒,屋外杨柳叶落了又青,往来游人一批又一批……

  而那尊像一动也不动,睁大双眼,沉默地看着。

  

  宋是一个混乱的朝代。

  自太祖开国以来,宋盘踞中原,却未能结束分裂局面,且不说西南地区自立为国的大理,北部契丹、女真、蒙古等胡族部落相继崛起,一个个都对大宋虎视眈眈。宋朝对这些蛮夷也不是没有采取过措施,当年宋太宗继位不久就御驾亲征,剑锋直指当时作乱犯疆的契丹辽国,想要巩固边防,扩大疆土,扬我国威。未曾想,出师不利,铩羽而归,折了大将杨业和杨家一众精良不说,连太宗都只是险险逃出包围圈,狼狈不堪。至此中原与北方游牧民族梁子真正结下,之后的两方也一直打打停停。大宋虽然地大物博,但在朝廷崇文抑武的政策冲击下,将才奇缺。造成多次征战,大宋胜少败多,屈辱的条约签了一个又一个,成为压在百姓肩头的一个重担。局势越来越严峻,朝廷也急吼吼地颁布了一系列措施,然而却制止不了愈加锋芒毕露的北地部族。杯酒释兵权减了内忧,却解不了外患,大宋的力量正逐渐被蚕食着……

  转眼,已至大观二年。

  这是历史上极平凡的一年,发生过许多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说,这一年的武状元,是个叫徐徽言的少年。

  徐徽言(行冠礼后取字彦猷),年十五,西安县(今浙江衢州)人。于北宋大观二年参加武举夺魁,宋徽宗亲赐“武举绝伦及第”,于同年领命前往山西保德军中任职。当时西安小限于大宋并无盛名,不过是全国上百辖县之一,故而能出一状元,即使是不怎么受待见的武举状元,也是敲锣打鼓一阵庆祝。而那个名叫徐徽言的少年,想必也是鲜衣怒马,春风得意。酒足饭饱,辞别父老后,便踏上他的征途。

  

  北宋大观二年,极为平凡的一年,大宋与金对峙的不知道第几年,一个年轻的身影悄悄从家乡西安县,赶赴山西。

  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推进,时间如白驹过隙。这一年,不问政事,专心书画的宋徽宗大手一挥,改年号为靖康。这一年,那个在山西仿佛被岁月遗忘的异乡武状元,得以右迁,升任武经郎,知晋宁(今陕西省佳县)军兼岚(今山西省岚县)石(今山西省离石县)路沿边安抚使。新官上任,喜气洋洋,只是这时的徐徽言已少年不再,身上添了疮疤,鬓角多了白发,脸庞也在风沙的吹拂下失去稚气,满是沧桑。

  靖康二字取意美好,但并不代表已是摇摇欲坠的北宋能转危为安。北方大金不过是摇了摇尾巴,草木皆兵的徽宗便答应了完颜氏的无理请求,一道加急文书随着驿站的使者马不停蹄的砸向西陲各地,引起一阵轩然大波。文书上仅寥寥数语,以及动听的语言将河东河西两路等黄河以北的州府慷慨“送”给了大金,外附上一些其他价值不菲的“礼物”。

  事实上这种割地、付款的外交模式在北宋已是屡见不鲜,正如苏洵在《六国论》中所言:“思其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后人视之,亦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这与二战时英法绥靖政策有些相似,简单来讲只要能和平解决的问题,割地就割地吧,你别来打我就行。

  

  只是这么一来,被割让的地区的百姓,是必落入金人魔爪。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民族平等可言,异族人多受本族人欺压,在接壤地区甚至有“打草(即本族守军追赶、俘虏、射杀异族百姓)”这样的习俗存在。于是一些以割地守将为首的有识之士上表陈情,涕泗横流地请求皇上收回成命。然昏聩之君高居庙堂,肉食者多又为虎作伥。这些掷地有声的肺腑之言多被半路截下,即使侥幸被呈上御殿,也无人搭理。

  那该怎么办?眼看曾受自己保护的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真要置之不理吗?圣命难违,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大不了先斩后奏罢了。于是,徐徽言动了。他率自家守军挥师北上,直指河西,一路披荆斩棘,势如破竹,一举夺回麟、府、丰、岚、石等州,将还未站稳脚跟的金兵杀了个头破血流。但金兵也非食素之军,一怒之下干脆绕道东北直取北宋都城开封府。开封元用来御敌的城墙早被丞相蔡京改的不成样子,防线一攻即破,来不及跑路的徽、钦二宗被俘,可以说是宋皇室的奇耻大辱。

  逃跑成功的王公贵族停留在临安(今杭州),拥立高宗,建立南宋。与此同时,死守晋地的徐徽言与汾、晋一代民间勇士相约收复失地,扼守西北重镇,一封言辞激昂的请战书飞马快报呈奏朝廷,内容不长却有若金石,字字铿锵:“定全晋则形胜为我所有,中原当指期克复,机不可失!”

  但他低估了南宋朝廷的软弱,首都开封府的失陷已给了朝廷当头一棒,现在的宋无论政治实力、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都大不如前,只敢畏缩于临安府内用眼前的歌舞升平来麻痹自己;再者,若真的收复中原,迎回徽、钦二宗,那此刻坐在临安府龙椅上的高宗又该如何?身为将领,徐徽言拥有一颗爱国之心,可此时斗争并不局限于战场,朝堂之上也笼罩着“战争”的阴云,政治的错综复杂甚至比沙场的腥风血雨更令人心寒。纵使他一人再有通天之能,却奈何降不住人心如魔。上下不齐,败局早早已定。

  

  攻破开封的大金却并未见好就收,他们整顿兵马,集中兵力向河东各州府碾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一将功成万骨枯,多少大宋军民又做了金兵的刀下亡魂,等不到朝廷许可的徐徽言只好死守晋宁城,一次次击退金兵的虎狼之师,杀、伤、俘敌不计其数。金军可以将宋廷亲军打得落花流水,使其远走临安苟延残喘。却久不能攻下晋宁城这一叶孤舟,逐渐地,晋宁城“天下之险”的名声便传开了。

  既然硬来不成,那便来软的。金兵主帅娄宿多次在阵前高声劝降,许以千金重爵,宝马美人,皆被徐徽言命守军乱箭射退。于是娄宿又生一计,将以归降的宋臣折可求请到城下劝降。折可求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降将,他是徐徽言的妻舅。金兵便是想利用这层关系让徐徽言归顺。然而他们还是算错了,城头上双目冰寒的徐徽言听着折可求的奸逆之词,终是怒不可遏,拉弓搭箭,箭头寒芒对准城下叛国之贼,大喝道:“折可求,尔于国无情,我于尔有何情,不独我无情,此箭矢更无情。”银矢破空而来,折可求应声落马。这样的大义灭亲之举引得金兵一阵骚乱,徐徽言趁机率兵出城追击,力斩娄宿之子,再次谱写奇迹。

  

  然而周围城池一一陷落,使晋宁失去了获得补给的可能,朝廷援军迟迟未到,城池守军人数不断减少。最为不幸的是金兵探知供城中饮水用水的河流源为城外,便运来石、木、竹、草等物将支流全部堵塞,断了一城军民用水。城内粮草亦缺,守城兵械破损严重,实可为弹尽粮绝。徐徽言勉励众军士咬牙苦守,誓不言降。但城外围攻之势不减,城内已是山穷水尽,他知道此战再难持久,就干脆命人将城中尚完好的兵械砸毁,不留敌用,又写下遗书寄于兄长徐昌言,阐明自己为国捐躯的决心,劝勉兄长继续为国为民。尽管将领一心为国,但是手下仍有贪生怕死之徒。城内裨校私通外敌,偷开城门,金军长驱直入。徐徽言与一同守城的太原路兵马都监孙昂领兵反抗,杀敌甚多,终难敌大势已去。于是徐徽言忍痛效仿东汉末年公孙瓒闭室焚薪,将妻儿子女烧死。自己多次欲拔剑自刎,却被左右抢下。待金兵突入而自刎不得,不幸被俘。

  被五花大绑到金兵大营前,主帅娄宿再次上前劝降:“如能归顺,可世代统领延安,管辖全陕。”这自然引得徐徽言破口大骂:“我受国厚恩,为国而死,死得其所,岂能尔等屈膝!”娄宿置卮酒以敬英雄,却被徽言掷杯于地口中依旧大骂不止:“我岂能饮尔酒!”颇有点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味道儿。

  战场无儿戏,不被驯服,只能死亡。当日徐徽言便被押上刑场,万箭穿心而死。不知在异地他乡,他临死前眼前是否闪过当年自西安县中纵马出城的场景?他终于为他的国死,回到了他的家乡。

  徐徽言壮烈牺牲的消息传回临安府,压根儿没派一兵一卒支援晋宁的宋高宗扼腕叹息,下旨道:“徐徽言报国死封疆,临难不屈,忠贯日月,过于颜真卿、段秀实远矣,不有以宠之,何以劝忠,昭示来世。”又追赠其为晋州观察使,谥忠壮,再赠彰化军节度。满朝上下皆为精忠报国的徐徽言泪湿袖衫,继而再对皇上爱惜英才的举动大肆颂扬,下一刻又是玉树后庭,靡靡之音。

  

  然而徐徽言的悲剧并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之后还有著名的抗金将领岳飞,夫妻守将韩世忠、梁红玉,文武双全辛弃疾,再往后还有抗击蒙古大军的襄阳守将郭靖(此处郭靖为历史真实人物,不同于金庸先生《射雕英雄传》中的草莽英雄,是有正式官衔的守将,算是小说人物的原型),一代忠相文天祥等。相较于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徐徽言”三字就如同一颗小石子投入水中,打一个旋儿后便沉默了,但总有人会——也应该,记住他——

  西安县的百姓,感叹徐徽言忠烈,为他筑了一座祠堂,塑上人像,香火供奉,以悼念这位为国而死,忠贯日月的将领。那香火断断续续,直至今日……

  来客跪在地上的蒲团上,十分恭敬的磕了头,抬头,却不知为何,不敢直视那尊泥像的双眼。衢州小城,杨柳依依,斜燕双飞。祠堂香案上的烛火摇曳,光的弧度摄人心魄。

  历史不会走到尽头,时光荏苒,这间祠堂会一直存在着,那尊像也依旧会傲然挺立,睁着双眼,看着眼前的红尘扰扰,无声的诉说那些不该被忘掉的事,那个不该被忘掉的人。

  

  作者系浙江省龙游中学高一学生

  指导老师 徐淑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