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家家(3)

?

  “钟叔叔,钟叔叔,我们走吧?我们去玩儿吧!你怎么了?”

  稚嫩、清脆的童音再次把我拉回那个充满温暖、童趣的小房间。

  “好好好!叔叔可以陪你玩儿。但是,我们在玩游戏之前,是不是该先把我介绍给你的爸爸或者妈妈呢?他们还不知道我呢。这样他们就不会担心你了。对不对?”

  “哈哈哈,没关系!妈咪从来都不会介意我和谁做好朋友玩扮家家的。”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先和她说一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唉!你可真麻烦,一点都不像那个强哥哥。”

  “强哥哥?那又是谁啊?”

  “是我另外一个好朋友啊,也经常和我一起玩扮家家的,我总叫他‘光头强’。哈哈哈!……好了,好了,我带你去给妈妈说一下。”

  说完,把她那胖乎乎的小手一伸,拽着我的手拉开房门就往外面跑。我也只好老老实实的跟了出来,注意到房门向外的一侧刷着白漆,挂着一块两个巴掌大小,木制的小猫头形状的门牌,上面歪歪扭扭的用红色的油性笔写着“Lucy’s bedroom”。

横着的短短的过道,过道对面相对着这个房门,还有一扇打开了一半的门。上面也挂了同样的一块木牌,只是内容换成了“Lucy's playroom”。房门的右手是过道的尽头,那里还有一扇关着的没有挂牌子的房门。过道两旁的墙上挂了几张小小的照片,都是一家三口在玩耍、游戏的场面。

  乐乐带着我出了门,向左手走去,也就是过道的另一头。这里显然就是这个家庭的起居室。地面铺着大块大块洁白的大理石,墙面刷着淡蓝色油漆,天花却是涂成了白色。家具大多数都是白色的,只有靠墙一溜大沙发是黑色皮质。墙上除了挂着几幅小小的黑白风光照就再没有其他的装饰品了。桌子、茶几、沙发都是很简略的形式,摆设的小东西就更没有几件了。整个房间显得整齐、简洁、干净。

  跑到客厅中间,乐乐放开了我的手。自顾自地跑到一个像是厨房的门前。

  “妈妈,妈妈。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钟叔叔,我要和他玩扮家家!”

  一个身材微胖,身穿花布围裙,圆脸短发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手里端着一盘曲奇饼干和一杯牛奶,微笑着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口。顺着小乐乐的手指,往我这个方向看了看。但我能感觉到她目光的焦点并没有在我的脸上,而是在我身后。

  “噢?怎么又换成钟叔叔了?不是光头强么?”

  “光头强出去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他老是凶巴巴的……”

  “哈哈哈……是吗?他是嫌你淘气、不听话,去找熊大、熊二他们玩去了吧?哈哈哈哈哈……”

  “……又不是那个光头强……”

  “好了,好了!妈妈逗你玩的,去和钟叔叔玩去吧,还有你的泰迪先生、猪猪小姐。来,拿好妈咪为你准备的曲奇和牛奶。记得告诉钟叔叔,不要吃太多曲奇又不喝水,会上火的哦……倒是会起名字,你的外婆也是姓钟呢……”

  说完,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睛悄然滑落。

  “好的!”

过道跑去。

  “这女人和我女儿长得真像!只是年龄……我女儿只比小乐乐大几岁啊……”

  我一边想着,一边把左手探入皮夹克的内袋。

  那里空无一物。

  (老钟瞎编系列)

  96

  冷悲秋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8.03 15:40

  字数 1204

  “钟叔叔,钟叔叔,我们走吧?我们去玩儿吧!你怎么了?”

  稚嫩、清脆的童音再次把我拉回那个充满温暖、童趣的小房间。

  “好好好!叔叔可以陪你玩儿。但是,我们在玩游戏之前,是不是该先把我介绍给你的爸爸或者妈妈呢?他们还不知道我呢。这样他们就不会担心你了。对不对?”

  “哈哈哈,没关系!妈咪从来都不会介意我和谁做好朋友玩扮家家的。”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先和她说一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唉!你可真麻烦,一点都不像那个强哥哥。”

  “强哥哥?那又是谁啊?”

  “是我另外一个好朋友啊,也经常和我一起玩扮家家的,我总叫他‘光头强’。哈哈哈!……好了,好了,我带你去给妈妈说一下。”

  说完,把她那胖乎乎的小手一伸,拽着我的手拉开房门就往外面跑。我也只好老老实实的跟了出来,注意到房门向外的一侧刷着白漆,挂着一块两个巴掌大小,木制的小猫头形状的门牌,上面歪歪扭扭的用红色的油性笔写着“Lucy’s bedroom”。

横着的短短的过道,过道对面相对着这个房门,还有一扇打开了一半的门。上面也挂了同样的一块木牌,只是内容换成了“Lucy's playroom”。房门的右手是过道的尽头,那里还有一扇关着的没有挂牌子的房门。过道两旁的墙上挂了几张小小的照片,都是一家三口在玩耍、游戏的场面。

  乐乐带着我出了门,向左手走去,也就是过道的另一头。这里显然就是这个家庭的起居室。地面铺着大块大块洁白的大理石,墙面刷着淡蓝色油漆,天花却是涂成了白色。家具大多数都是白色的,只有靠墙一溜大沙发是黑色皮质。墙上除了挂着几幅小小的黑白风光照就再没有其他的装饰品了。桌子、茶几、沙发都是很简略的形式,摆设的小东西就更没有几件了。整个房间显得整齐、简洁、干净。

  跑到客厅中间,乐乐放开了我的手。自顾自地跑到一个像是厨房的门前。

  “妈妈,妈妈。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钟叔叔,我要和他玩扮家家!”

  一个身材微胖,身穿花布围裙,圆脸短发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手里端着一盘曲奇饼干和一杯牛奶,微笑着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口。顺着小乐乐的手指,往我这个方向看了看。但我能感觉到她目光的焦点并没有在我的脸上,而是在我身后。

  “噢?怎么又换成钟叔叔了?不是光头强么?”

  “光头强出去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他老是凶巴巴的……”

  “哈哈哈……是吗?他是嫌你淘气、不听话,去找熊大、熊二他们玩去了吧?哈哈哈哈哈……”

  “……又不是那个光头强……”

  “好了,好了!妈妈逗你玩的,去和钟叔叔玩去吧,还有你的泰迪先生、猪猪小姐。来,拿好妈咪为你准备的曲奇和牛奶。记得告诉钟叔叔,不要吃太多曲奇又不喝水,会上火的哦……倒是会起名字,你的外婆也是姓钟呢……”

  说完,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睛悄然滑落。

  “好的!”

过道跑去。

  “这女人和我女儿长得真像!只是年龄……我女儿只比小乐乐大几岁啊……”

  我一边想着,一边把左手探入皮夹克的内袋。

  那里空无一物。

  (老钟瞎编系列)

  “钟叔叔,钟叔叔,我们走吧?我们去玩儿吧!你怎么了?”

  稚嫩、清脆的童音再次把我拉回那个充满温暖、童趣的小房间。

  “好好好!叔叔可以陪你玩儿。但是,我们在玩游戏之前,是不是该先把我介绍给你的爸爸或者妈妈呢?他们还不知道我呢。这样他们就不会担心你了。对不对?”

  “哈哈哈,没关系!妈咪从来都不会介意我和谁做好朋友玩扮家家的。”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先和她说一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唉!你可真麻烦,一点都不像那个强哥哥。”

  “强哥哥?那又是谁啊?”

  “是我另外一个好朋友啊,也经常和我一起玩扮家家的,我总叫他‘光头强’。哈哈哈!……好了,好了,我带你去给妈妈说一下。”

  说完,把她那胖乎乎的小手一伸,拽着我的手拉开房门就往外面跑。我也只好老老实实的跟了出来,注意到房门向外的一侧刷着白漆,挂着一块两个巴掌大小,木制的小猫头形状的门牌,上面歪歪扭扭的用红色的油性笔写着“Lucy’s bedroom”。

横着的短短的过道,过道对面相对着这个房门,还有一扇打开了一半的门。上面也挂了同样的一块木牌,只是内容换成了“Lucy's playroom”。房门的右手是过道的尽头,那里还有一扇关着的没有挂牌子的房门。过道两旁的墙上挂了几张小小的照片,都是一家三口在玩耍、游戏的场面。

  乐乐带着我出了门,向左手走去,也就是过道的另一头。这里显然就是这个家庭的起居室。地面铺着大块大块洁白的大理石,墙面刷着淡蓝色油漆,天花却是涂成了白色。家具大多数都是白色的,只有靠墙一溜大沙发是黑色皮质。墙上除了挂着几幅小小的黑白风光照就再没有其他的装饰品了。桌子、茶几、沙发都是很简略的形式,摆设的小东西就更没有几件了。整个房间显得整齐、简洁、干净。

  跑到客厅中间,乐乐放开了我的手。自顾自地跑到一个像是厨房的门前。

  “妈妈,妈妈。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钟叔叔,我要和他玩扮家家!”

  一个身材微胖,身穿花布围裙,圆脸短发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手里端着一盘曲奇饼干和一杯牛奶,微笑着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口。顺着小乐乐的手指,往我这个方向看了看。但我能感觉到她目光的焦点并没有在我的脸上,而是在我身后。

  “噢?怎么又换成钟叔叔了?不是光头强么?”

  “光头强出去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他老是凶巴巴的……”

  “哈哈哈……是吗?他是嫌你淘气、不听话,去找熊大、熊二他们玩去了吧?哈哈哈哈哈……”

  “……又不是那个光头强……”

  “好了,好了!妈妈逗你玩的,去和钟叔叔玩去吧,还有你的泰迪先生、猪猪小姐。来,拿好妈咪为你准备的曲奇和牛奶。记得告诉钟叔叔,不要吃太多曲奇又不喝水,会上火的哦……倒是会起名字,你的外婆也是姓钟呢……”

  说完,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睛悄然滑落。

  “好的!”

过道跑去。

  “这女人和我女儿长得真像!只是年龄……我女儿只比小乐乐大几岁啊……”

  我一边想着,一边把左手探入皮夹克的内袋。

  那里空无一物。

  (老钟瞎编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