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6 我喜欢你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合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还是不能确定,江离的这个解释是给自己听。

江离再次低下头,将自己的双眼对齐合欢的视线,握着合欢双肩的双手又加重了力道:“你,真的明白吗?”

合欢不懂江离是指什么,小的时候是在乡下念的小学,虽然小学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吧,但就字面意思来看,她还是明白的。

所以她又重重的朝江离点点头。

然后眨巴眨巴眼睛对江离说,“那个,你有点弄疼我了。”

江离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用平时握着篮球的力气握着合欢的双肩,他尴尬一笑而后松开,轻声说了声,“哦,对不起。”

而后抬起自己的右手臂,轻轻放在合欢的头上摸了摸,“整天不要胡思乱想,知道么?”

合欢被江离这反常的举动惊到了,但内心更多的却是欣喜若狂,她很想把这个当做江离对自己的表白,因为此刻天空正飘着雪,刚好是自己想象中谈恋爱的完美的样子。

合欢自己偷笑了一声,就乖乖的朝江离点点头。

而后她看见江离嘴角,慢慢地又爬上了一抹勾人的笑容。

林夕再也没有打扰过江离,至少没被合欢见到过。

因为真的除了上厕所和睡觉,她和江离,就真的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为了把合欢的成绩补上来,江离可谓是呕心沥血,夜以继日。因为高三马上就要到来,他知道他与合欢不可能永远这样,要想让合欢永远呆在自己身旁,他就得跟合欢考同一所大学,去同一所城市,那样他就永远可以保护她。

所以除了上课外,下课十分钟的课间、无所事事的体育课、放学回家吃过晚饭后的客厅,都成了江离为合欢补习的地方。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合欢在江离的“魔鬼式”训练下成绩突飞猛进,竟跨入了班级前30名。

拿到成绩单时,是在学校寒假补课中。西华高中是全市重点中学,纵使学校不强制性要求补寒假课,同学们也会主动请缨。

合欢说过,西华中学的成绩能够位居市首,绝不是说说而已。

“还不错,”江离耸耸肩,“我是说,你的成绩。”

合欢点点头,“全是你的功劳。”

两人交换眼神的同时,竟都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然后又迅速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从上次补课开始,合欢与江离之间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和感情,那种感情合欢说不清是什么,但在某些时候也不想说清,因为这样看起来,如此美好的江离好像仅属于自己,仅属于自己一个人。

悲含拿到成绩排名后,象征性的摇摇头,便转过头迫不及待的问合欢,放了寒假有什么打算。

合欢快速偷瞄了一眼江离,就又对上悲含的视线回答他:“放寒假回家办年货喽,还能干嘛。”

寒假一共三十多天,年前补课到腊月二十八,年后正月初五就又要开始,合欢想到这里对着悲含就是一个白眼,“你四不四傻?”

悲含将手中的排名卷成了一个圆筒,在合欢脑门上重重敲了敲,“你才傻,放学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现在说呗,为何还要放学说。”合欢又偷偷看了一眼江离,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

悲含坏笑道:“当然是见不得人的话。”

合欢大笑:“难不成你要给我表白啊!”

气氛就在合欢落言的时候开始沉默,江离从物理试卷上挪开视线盯着悲含,悲含好像被戳中了心事一时语塞,林夕听到后微微转过头露出来一个侧脸,就又转了回去继续埋头在书堆里。

周围静的有些出奇,合欢意识到氛围不对,就又抬头,刚好对上悲含那双温情脉脉的双眼,合欢知道,这下要完了。

放学铃声刚好响起,同学们陆陆续续开始收拾书包放学回家,嘴里还不停抱怨期末考试成绩,谁谁谁又后退了几个名次,谁谁谁又超过了谁。

教室乱成了一锅粥,小曼早已收拾好书包站在了三班门口等合欢,谁知悲含这会开始发神经,双手拖着合欢正搭在桌子上收拾东西的手,合欢一激灵吓得将悲含的手和她手上的笔甩的老远老远,还不忘凶陆悲含一句:“你要干嘛!”

陆悲含终于压抑不住内心所想,他喜欢合欢,是的。从见第一面的时候就喜欢了。

那年他们都只有十二岁,他背着书包去江离家玩,第一次见到合欢时,她正在给放在阳台上那颗仙人掌浇水。

悲含看向江离时,发现他早已经气绿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合欢还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气势汹汹的问江离怎么都不给它浇水,它都要渴死了。

那一刻悲含就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姑娘,这个清纯又可爱的姑娘。

让这个表白等了这么久,悲含很是懊恼,他想一直看到合欢,看到她笑,或者她哭。哦,不,他是不会让她哭的,永远。

悲含看着惊慌失措的合欢,样子甚是可爱。他托起合欢的双手放在胸前,深情款款的对合欢说道:“合欢,我喜欢你。”

这个表白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让合欢惊呆到忘记怎样拒绝。

还好江离反应很快,他撇开抓着合欢的悲含的手,对着悲含轻吼:“走啊。”

等合欢反应过来时,教室只剩下了她和小曼,她不知道小曼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江离和悲含是什么时候走的,就好像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可这一瞬间,好像用了一万年。

刚才教室里,悲含所有的举动都被小曼尽收眼底,小曼虽是心痛,却也不忘记问合欢:“刚才,悲含跟你表白了?”

合欢像被惊醒似的,慌乱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小曼轻笑一声:“你不要紧张,合欢。”

合欢第一次觉得她和小曼之间,需要一个桥梁。就好像她在自己的对岸,所有解释的语言到了彼此耳旁,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小曼紧握着合欢的双手,“合欢,谁都影响不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即使是悲含,也不行。”

96

蒲苇花

0.1

2019.08.06 20:06*

字数 204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合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还是不能确定,江离的这个解释是给自己听。

江离再次低下头,将自己的双眼对齐合欢的视线,握着合欢双肩的双手又加重了力道:“你,真的明白吗?”

合欢不懂江离是指什么,小的时候是在乡下念的小学,虽然小学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吧,但就字面意思来看,她还是明白的。

所以她又重重的朝江离点点头。

然后眨巴眨巴眼睛对江离说,“那个,你有点弄疼我了。”

江离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用平时握着篮球的力气握着合欢的双肩,他尴尬一笑而后松开,轻声说了声,“哦,对不起。”

而后抬起自己的右手臂,轻轻放在合欢的头上摸了摸,“整天不要胡思乱想,知道么?”

合欢被江离这反常的举动惊到了,但内心更多的却是欣喜若狂,她很想把这个当做江离对自己的表白,因为此刻天空正飘着雪,刚好是自己想象中谈恋爱的完美的样子。

合欢自己偷笑了一声,就乖乖的朝江离点点头。

而后她看见江离嘴角,慢慢地又爬上了一抹勾人的笑容。

林夕再也没有打扰过江离,至少没被合欢见到过。

因为真的除了上厕所和睡觉,她和江离,就真的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为了把合欢的成绩补上来,江离可谓是呕心沥血,夜以继日。因为高三马上就要到来,他知道他与合欢不可能永远这样,要想让合欢永远呆在自己身旁,他就得跟合欢考同一所大学,去同一所城市,那样他就永远可以保护她。

所以除了上课外,下课十分钟的课间、无所事事的体育课、放学回家吃过晚饭后的客厅,都成了江离为合欢补习的地方。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合欢在江离的“魔鬼式”训练下成绩突飞猛进,竟跨入了班级前30名。

拿到成绩单时,是在学校寒假补课中。西华高中是全市重点中学,纵使学校不强制性要求补寒假课,同学们也会主动请缨。

合欢说过,西华中学的成绩能够位居市首,绝不是说说而已。

“还不错,”江离耸耸肩,“我是说,你的成绩。”

合欢点点头,“全是你的功劳。”

两人交换眼神的同时,竟都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然后又迅速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从上次补课开始,合欢与江离之间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和感情,那种感情合欢说不清是什么,但在某些时候也不想说清,因为这样看起来,如此美好的江离好像仅属于自己,仅属于自己一个人。

悲含拿到成绩排名后,象征性的摇摇头,便转过头迫不及待的问合欢,放了寒假有什么打算。

合欢快速偷瞄了一眼江离,就又对上悲含的视线回答他:“放寒假回家办年货喽,还能干嘛。”

寒假一共三十多天,年前补课到腊月二十八,年后正月初五就又要开始,合欢想到这里对着悲含就是一个白眼,“你四不四傻?”

悲含将手中的排名卷成了一个圆筒,在合欢脑门上重重敲了敲,“你才傻,放学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现在说呗,为何还要放学说。”合欢又偷偷看了一眼江离,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

悲含坏笑道:“当然是见不得人的话。”

合欢大笑:“难不成你要给我表白啊!”

气氛就在合欢落言的时候开始沉默,江离从物理试卷上挪开视线盯着悲含,悲含好像被戳中了心事一时语塞,林夕听到后微微转过头露出来一个侧脸,就又转了回去继续埋头在书堆里。

周围静的有些出奇,合欢意识到氛围不对,就又抬头,刚好对上悲含那双温情脉脉的双眼,合欢知道,这下要完了。

放学铃声刚好响起,同学们陆陆续续开始收拾书包放学回家,嘴里还不停抱怨期末考试成绩,谁谁谁又后退了几个名次,谁谁谁又超过了谁。

教室乱成了一锅粥,小曼早已收拾好书包站在了三班门口等合欢,谁知悲含这会开始发神经,双手拖着合欢正搭在桌子上收拾东西的手,合欢一激灵吓得将悲含的手和她手上的笔甩的老远老远,还不忘凶陆悲含一句:“你要干嘛!”

陆悲含终于压抑不住内心所想,他喜欢合欢,是的。从见第一面的时候就喜欢了。

那年他们都只有十二岁,他背着书包去江离家玩,第一次见到合欢时,她正在给放在阳台上那颗仙人掌浇水。

悲含看向江离时,发现他早已经气绿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合欢还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气势汹汹的问江离怎么都不给它浇水,它都要渴死了。

那一刻悲含就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姑娘,这个清纯又可爱的姑娘。

让这个表白等了这么久,悲含很是懊恼,他想一直看到合欢,看到她笑,或者她哭。哦,不,他是不会让她哭的,永远。

悲含看着惊慌失措的合欢,样子甚是可爱。他托起合欢的双手放在胸前,深情款款的对合欢说道:“合欢,我喜欢你。”

这个表白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让合欢惊呆到忘记怎样拒绝。

还好江离反应很快,他撇开抓着合欢的悲含的手,对着悲含轻吼:“走啊。”

等合欢反应过来时,教室只剩下了她和小曼,她不知道小曼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江离和悲含是什么时候走的,就好像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可这一瞬间,好像用了一万年。

刚才教室里,悲含所有的举动都被小曼尽收眼底,小曼虽是心痛,却也不忘记问合欢:“刚才,悲含跟你表白了?”

合欢像被惊醒似的,慌乱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小曼轻笑一声:“你不要紧张,合欢。”

合欢第一次觉得她和小曼之间,需要一个桥梁。就好像她在自己的对岸,所有解释的语言到了彼此耳旁,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小曼紧握着合欢的双手,“合欢,谁都影响不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即使是悲含,也不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合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还是不能确定,江离的这个解释是给自己听。

江离再次低下头,将自己的双眼对齐合欢的视线,握着合欢双肩的双手又加重了力道:“你,真的明白吗?”

合欢不懂江离是指什么,小的时候是在乡下念的小学,虽然小学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吧,但就字面意思来看,她还是明白的。

所以她又重重的朝江离点点头。

然后眨巴眨巴眼睛对江离说,“那个,你有点弄疼我了。”

江离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用平时握着篮球的力气握着合欢的双肩,他尴尬一笑而后松开,轻声说了声,“哦,对不起。”

而后抬起自己的右手臂,轻轻放在合欢的头上摸了摸,“整天不要胡思乱想,知道么?”

合欢被江离这反常的举动惊到了,但内心更多的却是欣喜若狂,她很想把这个当做江离对自己的表白,因为此刻天空正飘着雪,刚好是自己想象中谈恋爱的完美的样子。

合欢自己偷笑了一声,就乖乖的朝江离点点头。

而后她看见江离嘴角,慢慢地又爬上了一抹勾人的笑容。

林夕再也没有打扰过江离,至少没被合欢见到过。

因为真的除了上厕所和睡觉,她和江离,就真的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为了把合欢的成绩补上来,江离可谓是呕心沥血,夜以继日。因为高三马上就要到来,他知道他与合欢不可能永远这样,要想让合欢永远呆在自己身旁,他就得跟合欢考同一所大学,去同一所城市,那样他就永远可以保护她。

所以除了上课外,下课十分钟的课间、无所事事的体育课、放学回家吃过晚饭后的客厅,都成了江离为合欢补习的地方。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合欢在江离的“魔鬼式”训练下成绩突飞猛进,竟跨入了班级前30名。

拿到成绩单时,是在学校寒假补课中。西华高中是全市重点中学,纵使学校不强制性要求补寒假课,同学们也会主动请缨。

合欢说过,西华中学的成绩能够位居市首,绝不是说说而已。

“还不错,”江离耸耸肩,“我是说,你的成绩。”

合欢点点头,“全是你的功劳。”

两人交换眼神的同时,竟都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然后又迅速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从上次补课开始,合欢与江离之间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和感情,那种感情合欢说不清是什么,但在某些时候也不想说清,因为这样看起来,如此美好的江离好像仅属于自己,仅属于自己一个人。

悲含拿到成绩排名后,象征性的摇摇头,便转过头迫不及待的问合欢,放了寒假有什么打算。

合欢快速偷瞄了一眼江离,就又对上悲含的视线回答他:“放寒假回家办年货喽,还能干嘛。”

寒假一共三十多天,年前补课到腊月二十八,年后正月初五就又要开始,合欢想到这里对着悲含就是一个白眼,“你四不四傻?”

悲含将手中的排名卷成了一个圆筒,在合欢脑门上重重敲了敲,“你才傻,放学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现在说呗,为何还要放学说。”合欢又偷偷看了一眼江离,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

悲含坏笑道:“当然是见不得人的话。”

合欢大笑:“难不成你要给我表白啊!”

气氛就在合欢落言的时候开始沉默,江离从物理试卷上挪开视线盯着悲含,悲含好像被戳中了心事一时语塞,林夕听到后微微转过头露出来一个侧脸,就又转了回去继续埋头在书堆里。

周围静的有些出奇,合欢意识到氛围不对,就又抬头,刚好对上悲含那双温情脉脉的双眼,合欢知道,这下要完了。

放学铃声刚好响起,同学们陆陆续续开始收拾书包放学回家,嘴里还不停抱怨期末考试成绩,谁谁谁又后退了几个名次,谁谁谁又超过了谁。

教室乱成了一锅粥,小曼早已收拾好书包站在了三班门口等合欢,谁知悲含这会开始发神经,双手拖着合欢正搭在桌子上收拾东西的手,合欢一激灵吓得将悲含的手和她手上的笔甩的老远老远,还不忘凶陆悲含一句:“你要干嘛!”

陆悲含终于压抑不住内心所想,他喜欢合欢,是的。从见第一面的时候就喜欢了。

那年他们都只有十二岁,他背着书包去江离家玩,第一次见到合欢时,她正在给放在阳台上那颗仙人掌浇水。

悲含看向江离时,发现他早已经气绿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合欢还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气势汹汹的问江离怎么都不给它浇水,它都要渴死了。

那一刻悲含就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姑娘,这个清纯又可爱的姑娘。

让这个表白等了这么久,悲含很是懊恼,他想一直看到合欢,看到她笑,或者她哭。哦,不,他是不会让她哭的,永远。

悲含看着惊慌失措的合欢,样子甚是可爱。他托起合欢的双手放在胸前,深情款款的对合欢说道:“合欢,我喜欢你。”

这个表白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让合欢惊呆到忘记怎样拒绝。

还好江离反应很快,他撇开抓着合欢的悲含的手,对着悲含轻吼:“走啊。”

等合欢反应过来时,教室只剩下了她和小曼,她不知道小曼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江离和悲含是什么时候走的,就好像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可这一瞬间,好像用了一万年。

刚才教室里,悲含所有的举动都被小曼尽收眼底,小曼虽是心痛,却也不忘记问合欢:“刚才,悲含跟你表白了?”

合欢像被惊醒似的,慌乱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小曼轻笑一声:“你不要紧张,合欢。”

合欢第一次觉得她和小曼之间,需要一个桥梁。就好像她在自己的对岸,所有解释的语言到了彼此耳旁,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小曼紧握着合欢的双手,“合欢,谁都影响不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即使是悲含,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