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伎到画家,她不曾后退,晚年却放弃回国,只让好友将画作带回

2019-08-15 15:29:58 枫叶吹兮

每个人的一生似乎单拎出来都是一段十分有意思的故事,尤其是在新旧思想不断碰撞的民国时代,当时的一切都在兴起,一切也都在衰落,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环境,也催生出了不少杰出的人才和才子佳人动听的故事,只是同时也促使了不少悲剧的出现,或许他们出生在另一个时代会有一段幸福的生活,但是在当时,他们从出生便决定了悲惨的一生。

那大概是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清晨,13岁的潘玉良被舅舅卖到妓院。仅仅两袋大米,潘玉良的一生便被扔进了暗无天日的青楼之中。她从来不是被命运所眷顾的人,从出生下来丧父、丧母、失去姐姐,成为孤零零的一个人,就连最后的亲舅舅也只是想用她换点钱罢了。那是她人生之中最暗无天日的一段时光,处于弱势的她能够反抗命运的方式,只剩下了逃跑,只是小小的她怎么能逃出妓院层层的守卫呢,于是她一次一次被拎回来,一次一次遭受毒打,那时的她身上常年带着伤。

最后她放弃了逃跑这条路,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只是她每次花样自杀之后,都被老鸨救了回来,如此往复劳顿老鸨也无奈了,最终让她去当艺妓,于是在安排之下潘玉良开始学习各种乐器,很能吃苦的她很快脱颖而出,也吸引来了青年才俊的目光。两人在一场宴会中相遇,当时的两人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只一眼便交付了终生。当年的潘赞化作为留洋归国的学生,仪表堂堂,在外人看来,从家世和外表看来他二人是极为不登对的。但是那又如何,他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在日渐相处中他们之间的情感因为越发浓烈,潘玉良等到了对方为自己赎身的那天。

从此之后,潘玉良有了新身份,她获得了再活一次的机会,但是她知道这个身份并不能为自己带来尊严和地位,于是她去买来小学课本让丈夫为她上课,在学习知识的同时,潘玉良也爱上了画画,而且在一年之后考上了上海美专,当年人人都瞧不起的艺妓,如今却成为了一名大学生,也是令人佩服了。只是她所选的这条路却艰难的,今天人们仍无法接受裸体画,更何况是当初呢,于是她的这一选择也遭到了丈夫的反对,不过为了梦想,她还是继续坚持为艺术献身,就算全世界都不支持她,也没有关系。

潘玉良的坚持没有白费,她成为了东方第一个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的人,她的作品被各大美术会展展出,她成功了,结束了欧洲求学旅程,潘玉良选择回国,这时的她成为了各大院校争相抢夺的对象。不过艺术从来都是给能够欣赏的人看的,心中想不开,便永远欣赏不了这些东西。由于裸体画的缘故社会上争吵不断,不过潘玉良仍旧坚持自己的本心,无论别人对于自己进行怎样的谩骂,她都坚持展出自己的画展,向世人展示出自己的内涵和思想。

后来她再次选择出国深造,谁知这一次成为了她夫妻二人的最后一面,同年她的作品在许多国家巡回展览获得了成功,可是也是在同一年她的丈夫离开了人世,大喜和大悲的复杂交杂让身在中心的她大病一场,之后她不再想着回国,毕竟回去全是已故丈夫的回忆,只是勾起伤心事罢了。

后来缠绵病榻的她支撑不住了,她交代朋友让他们将自己的东西尽数带回去,交给丈夫的儿孙们。经历数载之后,潘玉良的遗愿终于得到实现,那些画作被带了回去。尽管世界对你不够友好,但是你要热爱这个世界,因为你会发现,带着热情看这个世界,你会收获许多美好。

每个人的一生似乎单拎出来都是一段十分有意思的故事,尤其是在新旧思想不断碰撞的民国时代,当时的一切都在兴起,一切也都在衰落,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环境,也催生出了不少杰出的人才和才子佳人动听的故事,只是同时也促使了不少悲剧的出现,或许他们出生在另一个时代会有一段幸福的生活,但是在当时,他们从出生便决定了悲惨的一生。

那大概是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清晨,13岁的潘玉良被舅舅卖到妓院。仅仅两袋大米,潘玉良的一生便被扔进了暗无天日的青楼之中。她从来不是被命运所眷顾的人,从出生下来丧父、丧母、失去姐姐,成为孤零零的一个人,就连最后的亲舅舅也只是想用她换点钱罢了。那是她人生之中最暗无天日的一段时光,处于弱势的她能够反抗命运的方式,只剩下了逃跑,只是小小的她怎么能逃出妓院层层的守卫呢,于是她一次一次被拎回来,一次一次遭受毒打,那时的她身上常年带着伤。

最后她放弃了逃跑这条路,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只是她每次花样自杀之后,都被老鸨救了回来,如此往复劳顿老鸨也无奈了,最终让她去当艺妓,于是在安排之下潘玉良开始学习各种乐器,很能吃苦的她很快脱颖而出,也吸引来了青年才俊的目光。两人在一场宴会中相遇,当时的两人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只一眼便交付了终生。当年的潘赞化作为留洋归国的学生,仪表堂堂,在外人看来,从家世和外表看来他二人是极为不登对的。但是那又如何,他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在日渐相处中他们之间的情感因为越发浓烈,潘玉良等到了对方为自己赎身的那天。

从此之后,潘玉良有了新身份,她获得了再活一次的机会,但是她知道这个身份并不能为自己带来尊严和地位,于是她去买来小学课本让丈夫为她上课,在学习知识的同时,潘玉良也爱上了画画,而且在一年之后考上了上海美专,当年人人都瞧不起的艺妓,如今却成为了一名大学生,也是令人佩服了。只是她所选的这条路却艰难的,今天人们仍无法接受裸体画,更何况是当初呢,于是她的这一选择也遭到了丈夫的反对,不过为了梦想,她还是继续坚持为艺术献身,就算全世界都不支持她,也没有关系。

潘玉良的坚持没有白费,她成为了东方第一个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的人,她的作品被各大美术会展展出,她成功了,结束了欧洲求学旅程,潘玉良选择回国,这时的她成为了各大院校争相抢夺的对象。不过艺术从来都是给能够欣赏的人看的,心中想不开,便永远欣赏不了这些东西。由于裸体画的缘故社会上争吵不断,不过潘玉良仍旧坚持自己的本心,无论别人对于自己进行怎样的谩骂,她都坚持展出自己的画展,向世人展示出自己的内涵和思想。

后来她再次选择出国深造,谁知这一次成为了她夫妻二人的最后一面,同年她的作品在许多国家巡回展览获得了成功,可是也是在同一年她的丈夫离开了人世,大喜和大悲的复杂交杂让身在中心的她大病一场,之后她不再想着回国,毕竟回去全是已故丈夫的回忆,只是勾起伤心事罢了。

后来缠绵病榻的她支撑不住了,她交代朋友让他们将自己的东西尽数带回去,交给丈夫的儿孙们。经历数载之后,潘玉良的遗愿终于得到实现,那些画作被带了回去。尽管世界对你不够友好,但是你要热爱这个世界,因为你会发现,带着热情看这个世界,你会收获许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