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时代遗留的仙府刀剑不能损坏,丁泉引荐盗天门师徒

小说:上古时代遗留的仙府刀剑不能损坏,丁泉引荐盗天门师徒

今夜两名黑衣人突然来袭,丁泉虽然暂时还想不通其中关系,但想来应与仙缘有关!

知道这些已经够了,虽然自己在明他们在暗,但只要他们有所求,早晚还会前来。

不过今夜短暂的交手也让丁泉明白自己的短处,虽然自己法力雄浑比那两名黑衣有过之而无不及,但缺少运行法门空有一身法力难以有效运用。

丁泉虽然拥有明玄经,但明玄经只是注重打好基础,以及基本的灵力运用。

若有机缘当寻得一部运行灵力运用法门的道书才是!

……

一处神秘的洞穴,顶上挂着数十颗夜明珠,照耀着如同白昼一般。

洞内广大约有数千古平米,几栋房屋错落其中,如同天然形成看不出有半分雕琢。

有一亭设堆砌的精美绝伦,一个石桌,几个石凳,一壶清酒,摆设其中。

有一美人玉指轻轻把端起酒杯,朱唇轻启把酒空。

好一幅美人饮酒的画卷!

嘭嘭……

闯入两个黑人人来,那女子也不见怪,依然默默的饮着酒。

“嘿,琴云嫣你到是好雅兴,我二人却是碰了一鼻子灰!”黑衣剑客去了蒙面,一屁股坐到石凳上,给自己也斟了一杯。

“怎么,你二人合力在丁泉手上讨不得好处?”琴云嫣回过神来,有些讶然的问题。

“那丁泉真是强的离谱,根本不像是灵体境的修士。他那一剑斩来,让人有一种毫无抵抗的感觉!幸好他不明我二人底细,未曾追来,否则……嘿,萧言,你说他还是灵体境不?”黑衣剑客暗自害怕。

“江景生说的不错,那丁泉确实强大无比,真不愧为云老鬼教出来的弟子,我二人合力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要说他已经突破灵智境的话,我看未必。灵智境灵识如眼,方圆百米之内风吹草动了如指掌。我二人既能入十步之地,表明他还在灵体境。”萧言的话语颇有道理,倘若丁泉真的入了灵智境,他二人只怕早被拿来下了。

“哦,是吗?竟然这般厉害,人家到是想见识见识呢!”二人言说丁泉的强大,却是引起了琴云嫣的兴趣。

“嘿,琴云嫣,我瞧丁泉那小子可不像会是玲香惜玉的主,我劝你还是息了这份心的好!”江景生阴恻恻的说道。

“呵呵,那人家更想见识了呢!看看他是否真能辣手摧花,真是好玩,相信很快我们会见面的!”美人儿似乎发现好玩的事物,有些跃跃欲试。

……

半月之期转瞬即过。

这天丁泉正在思考寻找如何突破灵智境的关隘,倘若能够成功,则会得到修道人梦寐以求的灵识,只是受制天地间灵气稀薄的原因,暂无有效办法。

尚未收功,便听到老三池峻洲在房门外的喊叫。

“大哥,仙府出来了!大哥!仙府出来了!”

丁泉苦笑,这个活宝每天都要来过几回,拉着丁泉要去看仙府,指望着里面能出什么宝贝。

不过,算算日子,按照瀚海帮规划仙府应该出水了。

“大哥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可急死峻洲了。咱们可得快些,不然仙家宝贝全让那帮瀚海帮的人抢去了!”池峻洲冲上前来拉着丁泉就要走。

“好,好,这就走。不过,仙家宝贝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你看你这个急性子可要跟老二好好学学什么叫做处变不惊才是!”丁泉一副尊长的模样尊尊教诲道。

“就是他让我来通知你的,他可比我还着急呢,咱们干紧走吧!”

丁泉语塞……

行至江边,见工事已经完工。

一个大型倒U字嵌在岸边,内部河水也引向内陆,连同泥沙也一并清理干净。

宽阔的大型U上字上与内部几乎都站满了人,人山人海,而且还陆续有人赶来,真是一场仙缘引动天下人!

待见得丁泉行来,早有人前来迎接,一路引至仙府石门处。

只见石门高有五米,宽有三米,上方雕刻着远古先民、神兽等图像,给人一种无比厚重的沧桑感。

下方是一个八卦象,乾、震、坎、艮、坤、巽、离、兑等卦位列其上,神异的是这些卦象并非死卦,而是时刻变换位置。

八卦的中心是一个圆物,如同一个眼睛嵌入石门之中,显明与八卦的卦象纹路相连,显得神异非常。

“丁少侠可看出其中门道?”神眼通前辈见丁泉看的入神,又自顾的说:“瀚海帮集众多工匠打凿,丝毫不能破坏这扇石门,丁少侠若有办法可以试上一试!”

“乔前辈说的不错,连我神兵门所铸造的神兵利器也不能伤之分毫,着实古怪的很。”池胜杰也适时的说道。

“仙家器物非是凡人钝器能够损坏的,若是丁某猜的不错,这个八卦纹路的图案,以及这个古怪的圆球或许是进入府仙的钥匙。”

凡人的兵器损坏不了这扇石门,早在丁泉预料之中,仙家洞府若是这般轻易能破,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哦,丁少侠心中已经有解决办了?”瀚海帮建造堤坝多日,蓝睿行对整个河中仙府早就心中有数,早早便心生向往,此时听得丁泉如此说来,以为他有了入内的办法,一时间颇为欣喜。

“没有!”丁泉摇头道。

丁泉虽有猜测,但是他跟随恩师太晚,仅学了一身武艺与剑术,并未习得风水堪舆八卦五行之术。

众人听到丁泉也没有办法,不觉为之失望。

“丁某虽然没有办法,但却知道有一个人或许可以!”丁泉又接着说道。

“谁?!”众人惊喜追问。

只见丁泉举目四顾,于人山人海瞧见一个形貌普通的少年,他是那种放在人群中都不引起人们注意的普通。

“盗九,还在看热闹吗?不下来与诸位一叙?”丁泉微笑着与那个少年说道。

“额,我?”那少愕然,又好奇的问:“你是如何认识我的?”

“哈哈,大名鼎鼎的盗八前辈之徒,天赋超群,我早有耳闻。如今盗八前辈在此,盗九想必不远!”丁全胸有成竹。

“啊?你是猜的?!”少年终于想到原因了。

“哈哈……丁少侠果然聪慧!”一个响亮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只见盗八纵身一跳很是潇洒。又向着那少年道:“小九,还不下来见过诸位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