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Review:2019-08-17 记一场长达六小时的谈话

  今天跟时隔三年未见的大学姐终于见了面吃了饭,然后不曾想到的是这次见面的聊天时长居然长达六小时,甚至破了我跟古老师谈天的时长记录(十一点半左右开始吃,六点十五左右结的束,刨去吃饭和上厕所的几次中场休息,四舍五入下来算个六小时是真差不离的)

  由于这一次交流的密度过大且八卦内容占比较少,而且几处观点的交互对双方启发都甚大,故谨以此文为记。

  1.人生的一大追求是【相对位置】以及【平静】的状态

  所谓相对位置,就是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去比较自己同身边人周围人的生活状况,然后有一个心理上的考量,说白了就是会不由自主去对标“隔壁家的孩子”。这一点我第一反应是去否认,但后来发现的确在自己身上又存在这个现象,所以对此表示附议,论述过程因为略微敏感所以在此略去。这个结论达成共识的过程中有一个有趣的探讨是对那种所谓【难以望其项背】的大牛到底应该何以处之,我给出的建议是引入【进取型心态】——但凡是比自己优秀的人,那势必有自己值得学习可以学习的地方,整体追上或许的确这辈子都可能,但某一方面赶上甚至赶超未必是痴人说梦。

  至于【平静】的状态,我个人也喜欢称之为【踏实】的状态,每天让自己开心在我个人看来不是一件很重要且简单的事情,我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够平和地面对时间的流逝而不感内疚、焦虑、悔恨或不安。

  而这种状态的取得,是我多次已经强调过的:要去切实地投入行动,去做事情。

  2.坏的就是坏的,硬说是好无济于事

  这个观点源于学姐提出的“觉得现在的住地不够自由,但又通过节省房租的利好安慰自己现状ok”。但其实某种程度而言,这就是一个自我欺瞒/安慰/欺骗的典型现象,“缺乏自由”实打实就是一个弊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而“节省房租”又的确是这种现状带来的好处,问题在于分开去理性看待事物的两面是完全ok的,但硬要把好坏混为一谈,坏事说成好事,那就是阿Q精神了。

  这个问题或许不够能让我们感同身受,但再说宽泛一点,如果长期用这种思维方式去看待生活和成长中的许多问题,那太容易完成自欺欺人了,但凡什么事情没做好明明自己是有不满的,却硬是找出一个优点来代替整个利弊分析的衡量,象征自己的胜利,这其实是很危险的。

  就比如我今天明明定了很多项学习任务,然而我只完成了其中一部分,但我写了一篇好文章,我就告诉自己今天做的不错,这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欺骗和标准的松懈——要肯定文章写得好,但更要去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学习任务没有完成。(这个例子不是百分百契合,但我相信还是有助于理解的)

  3.不自洽也是自洽的一部分

  这一点是要尤其感谢学姐的。

  我前些时段一直在纠结挣扎在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绝大多数是一个积极自律的人设但又总有那么几个晚上会熬夜会点外卖会瞎逼放纵?

  学姐的追问是很有意思的 :那你在放纵的过程中快乐吗?

  我的答案是一个清楚的否定。我现在已经可以清醒地处于不自洽的放纵中了:说白了就是一边内心挣扎痛苦,一边又要选择去做一些跟自己绝大多数自律设置不符的事情。

  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是很有趣的:我其实需要这种间歇性的不自洽来平衡我的生活。

  我单纯是为了【放纵】这个行为本身而去做出一些看似放纵(当然的确也是)的操作——熬夜、点外卖、打游戏、赖床到七八点等等这些不过是这个目的的行为载体。

  我只是单纯没有找到一种很好的方式来去释放我由长期自律而产生的一些难以名状的负面情绪的宣泄需要。因为退一万步说,我其实也是个人,而且就是个普通人。

  所以其实归根结底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我这种短期/小幅占比的不自洽行为,其实是长期自洽与自律的一个保障。

  我知道我自己时不时的放纵一定只会停留于【时不时】的某一些时点——我自己的意识不允许,现实世界也不会给我空间和条件去长此以往。

  学姐的比喻也很有趣,就好比一辆宝马,它跑着跑着总是会出故障的,但停下来再跑,它依旧会是一辆宝马,它不会变成桑塔纳,所以要相信自己长远角度而言,是会变回那辆奔驰着的宝马的。

  而我之所以对自己这点不满,单纯是因为我一直觉得人的进步和成长,必须要能够抵御时间流逝带来的自我贬值。 我先前强烈的自我谴责是觉得这种知错而再犯,是一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但其实我写到这里自己也笑了,因为这一次是彻底把这个问题琢磨通透了,我会犯错,那其实没什么,要敢于去接纳并承担自己的错误,会犯就会犯,长期在向前向上,不就可以了吗。

  至于总体上升的幅度到底会受这影响多大,相信现阶段的自己是不会出现大面积滑坡和问题的。

  4.在长期伴侣的选取上,一定要选能【聊得来的】(这一条不够干货向 可略)

  我先前一度赞同相亲这种婚恋方式未尝不可,但今天交流之后得到的观点是“这其实相对而言是一种物化彼此的交易过程,但真正感情上深层次的沟通和交流,这种东西是难以拿价值和物质尺码去衡量的。”

  这个观点不能说百分百正确,但一定程度而言是可以降低我对相亲形式的认可度的(我又思考了一下,相亲到底还是形式,按照小概率事件必然发生,未必找不到聊得来的,只是也的确概率小而已。)

  我在谈对象这件事情上一直自嘲的是“我这个人吧,擅长枪毙别人,也擅长枪毙自己。”其中很决定性的一条就是到底能不能投机的真诚的交流彼此的观点。亲密关系中能够把彼此毫无保留的展现与交换其实是一件非常重要且弥足珍贵的事情,因为做到这个事情其实需要两个先决条件:一对自己坦诚,二对伴侣坦诚。

  能做到第一点的人都已经为数不多了,更不要谈其二了。但实事求是以及自洽又的确是一个我个人很在意的特质。

  最后再加个吐槽,如果我不能跟你交流书影音工作个人成长专业领域,那我们聊什么?国产剧?肥皂剧?时兴的综艺节目?明星八卦?

  我求您别开口,我自己滚还不成吗(手动狗头)

  附录:昨日早晨计划核查

  五点半起 √

  7min塑形运动(临睡前下载视频)后快速洗澡 √

  早饭麦片解决问题 √

  听写完成后六点半之前出门 x 完全来不及听写->明天对同样的流程分步计时,看到底哪一步慢了

  骑车途中听托福写作的课,学别的老师的方法论和话术;√x 听是听了 但没有记住太多有用的内容

  地铁上读书,20min试试看《社会心理学》X 花时间去买了咖啡机

  明早同样流程 we'll do this again!

  96

  披风衣的矮凳

  2019.08.17 21:53*

  字数 2411

  今天跟时隔三年未见的大学姐终于见了面吃了饭,然后不曾想到的是这次见面的聊天时长居然长达六小时,甚至破了我跟古老师谈天的时长记录(十一点半左右开始吃,六点十五左右结的束,刨去吃饭和上厕所的几次中场休息,四舍五入下来算个六小时是真差不离的)

  由于这一次交流的密度过大且八卦内容占比较少,而且几处观点的交互对双方启发都甚大,故谨以此文为记。

  1.人生的一大追求是【相对位置】以及【平静】的状态

  所谓相对位置,就是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去比较自己同身边人周围人的生活状况,然后有一个心理上的考量,说白了就是会不由自主去对标“隔壁家的孩子”。这一点我第一反应是去否认,但后来发现的确在自己身上又存在这个现象,所以对此表示附议,论述过程因为略微敏感所以在此略去。这个结论达成共识的过程中有一个有趣的探讨是对那种所谓【难以望其项背】的大牛到底应该何以处之,我给出的建议是引入【进取型心态】——但凡是比自己优秀的人,那势必有自己值得学习可以学习的地方,整体追上或许的确这辈子都可能,但某一方面赶上甚至赶超未必是痴人说梦。

  至于【平静】的状态,我个人也喜欢称之为【踏实】的状态,每天让自己开心在我个人看来不是一件很重要且简单的事情,我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够平和地面对时间的流逝而不感内疚、焦虑、悔恨或不安。

  而这种状态的取得,是我多次已经强调过的:要去切实地投入行动,去做事情。

  2.坏的就是坏的,硬说是好无济于事

  这个观点源于学姐提出的“觉得现在的住地不够自由,但又通过节省房租的利好安慰自己现状ok”。但其实某种程度而言,这就是一个自我欺瞒/安慰/欺骗的典型现象,“缺乏自由”实打实就是一个弊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而“节省房租”又的确是这种现状带来的好处,问题在于分开去理性看待事物的两面是完全ok的,但硬要把好坏混为一谈,坏事说成好事,那就是阿Q精神了。

  这个问题或许不够能让我们感同身受,但再说宽泛一点,如果长期用这种思维方式去看待生活和成长中的许多问题,那太容易完成自欺欺人了,但凡什么事情没做好明明自己是有不满的,却硬是找出一个优点来代替整个利弊分析的衡量,象征自己的胜利,这其实是很危险的。

  就比如我今天明明定了很多项学习任务,然而我只完成了其中一部分,但我写了一篇好文章,我就告诉自己今天做的不错,这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欺骗和标准的松懈——要肯定文章写得好,但更要去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学习任务没有完成。(这个例子不是百分百契合,但我相信还是有助于理解的)

  3.不自洽也是自洽的一部分

  这一点是要尤其感谢学姐的。

  我前些时段一直在纠结挣扎在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绝大多数是一个积极自律的人设但又总有那么几个晚上会熬夜会点外卖会瞎逼放纵?

  学姐的追问是很有意思的 :那你在放纵的过程中快乐吗?

  我的答案是一个清楚的否定。我现在已经可以清醒地处于不自洽的放纵中了:说白了就是一边内心挣扎痛苦,一边又要选择去做一些跟自己绝大多数自律设置不符的事情。

  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是很有趣的:我其实需要这种间歇性的不自洽来平衡我的生活。

  我单纯是为了【放纵】这个行为本身而去做出一些看似放纵(当然的确也是)的操作——熬夜、点外卖、打游戏、赖床到七八点等等这些不过是这个目的的行为载体。

  我只是单纯没有找到一种很好的方式来去释放我由长期自律而产生的一些难以名状的负面情绪的宣泄需要。因为退一万步说,我其实也是个人,而且就是个普通人。

  所以其实归根结底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我这种短期/小幅占比的不自洽行为,其实是长期自洽与自律的一个保障。

  我知道我自己时不时的放纵一定只会停留于【时不时】的某一些时点——我自己的意识不允许,现实世界也不会给我空间和条件去长此以往。

  学姐的比喻也很有趣,就好比一辆宝马,它跑着跑着总是会出故障的,但停下来再跑,它依旧会是一辆宝马,它不会变成桑塔纳,所以要相信自己长远角度而言,是会变回那辆奔驰着的宝马的。

  而我之所以对自己这点不满,单纯是因为我一直觉得人的进步和成长,必须要能够抵御时间流逝带来的自我贬值。 我先前强烈的自我谴责是觉得这种知错而再犯,是一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但其实我写到这里自己也笑了,因为这一次是彻底把这个问题琢磨通透了,我会犯错,那其实没什么,要敢于去接纳并承担自己的错误,会犯就会犯,长期在向前向上,不就可以了吗。

  至于总体上升的幅度到底会受这影响多大,相信现阶段的自己是不会出现大面积滑坡和问题的。

  4.在长期伴侣的选取上,一定要选能【聊得来的】(这一条不够干货向 可略)

  我先前一度赞同相亲这种婚恋方式未尝不可,但今天交流之后得到的观点是“这其实相对而言是一种物化彼此的交易过程,但真正感情上深层次的沟通和交流,这种东西是难以拿价值和物质尺码去衡量的。”

  这个观点不能说百分百正确,但一定程度而言是可以降低我对相亲形式的认可度的(我又思考了一下,相亲到底还是形式,按照小概率事件必然发生,未必找不到聊得来的,只是也的确概率小而已。)

  我在谈对象这件事情上一直自嘲的是“我这个人吧,擅长枪毙别人,也擅长枪毙自己。”其中很决定性的一条就是到底能不能投机的真诚的交流彼此的观点。亲密关系中能够把彼此毫无保留的展现与交换其实是一件非常重要且弥足珍贵的事情,因为做到这个事情其实需要两个先决条件:一对自己坦诚,二对伴侣坦诚。

  能做到第一点的人都已经为数不多了,更不要谈其二了。但实事求是以及自洽又的确是一个我个人很在意的特质。

  最后再加个吐槽,如果我不能跟你交流书影音工作个人成长专业领域,那我们聊什么?国产剧?肥皂剧?时兴的综艺节目?明星八卦?

  我求您别开口,我自己滚还不成吗(手动狗头)

  附录:昨日早晨计划核查

  五点半起 √

  7min塑形运动(临睡前下载视频)后快速洗澡 √

  早饭麦片解决问题 √

  听写完成后六点半之前出门 x 完全来不及听写->明天对同样的流程分步计时,看到底哪一步慢了

  骑车途中听托福写作的课,学别的老师的方法论和话术;√x 听是听了 但没有记住太多有用的内容

  地铁上读书,20min试试看《社会心理学》X 花时间去买了咖啡机

  明早同样流程 we'll do this again!

  今天跟时隔三年未见的大学姐终于见了面吃了饭,然后不曾想到的是这次见面的聊天时长居然长达六小时,甚至破了我跟古老师谈天的时长记录(十一点半左右开始吃,六点十五左右结的束,刨去吃饭和上厕所的几次中场休息,四舍五入下来算个六小时是真差不离的)

  由于这一次交流的密度过大且八卦内容占比较少,而且几处观点的交互对双方启发都甚大,故谨以此文为记。

  1.人生的一大追求是【相对位置】以及【平静】的状态

  所谓相对位置,就是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去比较自己同身边人周围人的生活状况,然后有一个心理上的考量,说白了就是会不由自主去对标“隔壁家的孩子”。这一点我第一反应是去否认,但后来发现的确在自己身上又存在这个现象,所以对此表示附议,论述过程因为略微敏感所以在此略去。这个结论达成共识的过程中有一个有趣的探讨是对那种所谓【难以望其项背】的大牛到底应该何以处之,我给出的建议是引入【进取型心态】——但凡是比自己优秀的人,那势必有自己值得学习可以学习的地方,整体追上或许的确这辈子都可能,但某一方面赶上甚至赶超未必是痴人说梦。

  至于【平静】的状态,我个人也喜欢称之为【踏实】的状态,每天让自己开心在我个人看来不是一件很重要且简单的事情,我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够平和地面对时间的流逝而不感内疚、焦虑、悔恨或不安。

  而这种状态的取得,是我多次已经强调过的:要去切实地投入行动,去做事情。

  2.坏的就是坏的,硬说是好无济于事

  这个观点源于学姐提出的“觉得现在的住地不够自由,但又通过节省房租的利好安慰自己现状ok”。但其实某种程度而言,这就是一个自我欺瞒/安慰/欺骗的典型现象,“缺乏自由”实打实就是一个弊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而“节省房租”又的确是这种现状带来的好处,问题在于分开去理性看待事物的两面是完全ok的,但硬要把好坏混为一谈,坏事说成好事,那就是阿Q精神了。

  这个问题或许不够能让我们感同身受,但再说宽泛一点,如果长期用这种思维方式去看待生活和成长中的许多问题,那太容易完成自欺欺人了,但凡什么事情没做好明明自己是有不满的,却硬是找出一个优点来代替整个利弊分析的衡量,象征自己的胜利,这其实是很危险的。

  就比如我今天明明定了很多项学习任务,然而我只完成了其中一部分,但我写了一篇好文章,我就告诉自己今天做的不错,这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欺骗和标准的松懈——要肯定文章写得好,但更要去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学习任务没有完成。(这个例子不是百分百契合,但我相信还是有助于理解的)

  3.不自洽也是自洽的一部分

  这一点是要尤其感谢学姐的。

  我前些时段一直在纠结挣扎在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绝大多数是一个积极自律的人设但又总有那么几个晚上会熬夜会点外卖会瞎逼放纵?

  学姐的追问是很有意思的 :那你在放纵的过程中快乐吗?

  我的答案是一个清楚的否定。我现在已经可以清醒地处于不自洽的放纵中了:说白了就是一边内心挣扎痛苦,一边又要选择去做一些跟自己绝大多数自律设置不符的事情。

  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是很有趣的:我其实需要这种间歇性的不自洽来平衡我的生活。

  我单纯是为了【放纵】这个行为本身而去做出一些看似放纵(当然的确也是)的操作——熬夜、点外卖、打游戏、赖床到七八点等等这些不过是这个目的的行为载体。

  我只是单纯没有找到一种很好的方式来去释放我由长期自律而产生的一些难以名状的负面情绪的宣泄需要。因为退一万步说,我其实也是个人,而且就是个普通人。

  所以其实归根结底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我这种短期/小幅占比的不自洽行为,其实是长期自洽与自律的一个保障。

  我知道我自己时不时的放纵一定只会停留于【时不时】的某一些时点——我自己的意识不允许,现实世界也不会给我空间和条件去长此以往。

  学姐的比喻也很有趣,就好比一辆宝马,它跑着跑着总是会出故障的,但停下来再跑,它依旧会是一辆宝马,它不会变成桑塔纳,所以要相信自己长远角度而言,是会变回那辆奔驰着的宝马的。

  而我之所以对自己这点不满,单纯是因为我一直觉得人的进步和成长,必须要能够抵御时间流逝带来的自我贬值。 我先前强烈的自我谴责是觉得这种知错而再犯,是一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但其实我写到这里自己也笑了,因为这一次是彻底把这个问题琢磨通透了,我会犯错,那其实没什么,要敢于去接纳并承担自己的错误,会犯就会犯,长期在向前向上,不就可以了吗。

  至于总体上升的幅度到底会受这影响多大,相信现阶段的自己是不会出现大面积滑坡和问题的。

  4.在长期伴侣的选取上,一定要选能【聊得来的】(这一条不够干货向 可略)

  我先前一度赞同相亲这种婚恋方式未尝不可,但今天交流之后得到的观点是“这其实相对而言是一种物化彼此的交易过程,但真正感情上深层次的沟通和交流,这种东西是难以拿价值和物质尺码去衡量的。”

  这个观点不能说百分百正确,但一定程度而言是可以降低我对相亲形式的认可度的(我又思考了一下,相亲到底还是形式,按照小概率事件必然发生,未必找不到聊得来的,只是也的确概率小而已。)

  我在谈对象这件事情上一直自嘲的是“我这个人吧,擅长枪毙别人,也擅长枪毙自己。”其中很决定性的一条就是到底能不能投机的真诚的交流彼此的观点。亲密关系中能够把彼此毫无保留的展现与交换其实是一件非常重要且弥足珍贵的事情,因为做到这个事情其实需要两个先决条件:一对自己坦诚,二对伴侣坦诚。

  能做到第一点的人都已经为数不多了,更不要谈其二了。但实事求是以及自洽又的确是一个我个人很在意的特质。

  最后再加个吐槽,如果我不能跟你交流书影音工作个人成长专业领域,那我们聊什么?国产剧?肥皂剧?时兴的综艺节目?明星八卦?

  我求您别开口,我自己滚还不成吗(手动狗头)

  附录:昨日早晨计划核查

  五点半起 √

  7min塑形运动(临睡前下载视频)后快速洗澡 √

  早饭麦片解决问题 √

  听写完成后六点半之前出门 x 完全来不及听写->明天对同样的流程分步计时,看到底哪一步慢了

  骑车途中听托福写作的课,学别的老师的方法论和话术;√x 听是听了 但没有记住太多有用的内容

  地铁上读书,20min试试看《社会心理学》X 花时间去买了咖啡机

  明早同样流程 we'll do this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