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家族和皇室纠缠百年,为朝廷曾肝脑涂地,却先后两次惨遭灭门!

  两晋南北朝人物志-(四十二)桓玄

  很多人都喜欢把谢安和诸葛亮相提并论,确实,这两位乱世名相有着很多相似点,比如都是名士出身,都能安抚社稷等。而他们也有同样的问题,比如在对武将的调度上,都留下了当时看来无比正确却在事后贻害无穷的一笔。

  

  诸葛亮在临终之时,下达了主力不管魏延部、兀自撤退的命令,最终导致自己丧事还没办就先内讧;谢安在桓冲去世后,没有借此机会逐步拔除桓氏家族在荆州的势力,还继续让桓家人坐镇上游。这在当时被认为是谢安淡泊名利、急流勇退的举措(时人以为他会用谢玄),却在日后留下了巨大的祸根。

  说起来,桓家和司马家真是一段爱恨纠葛的孽缘:

  之前说过,早在曹魏时期,桓家的老祖宗桓范就因为和曹爽走的太近,并且差一点扭转了高平陵之变的局势,被司马懿灭了三族;

  

  到他重孙子这一辈,宣城太守桓彝又因为与城池共存亡死在了苏峻之乱之中;

  而桓彝的儿子桓温就更不用说了,他既是司马家族的女婿,而且还是东晋王朝开疆拓土的大功臣;又差一点把司马家的社稷给颠覆了,以至于险些背负了贰臣的骂名。

  

  而到了桓温的儿子桓玄这一代,问题终于彻底激烈化,并且得到了爆发。

  桓玄据说是桓温的私生子(虽然我觉得可能是史书故意抹黑他的),从小就有宏大的志向。身为世家子弟,他本来是不愁官做的,然而因为父亲的缘故,他二十三岁时只被外放为太守。为此他愤愤不平,向朝廷上书要求改变待遇,不然甘愿引颈就戮。在没有得到回复后,他干脆辞官归隐,回到荆楚老家去了。

  

  荆楚之地有一句口头禅叫“不服周”,据说是从周朝就延续至今,说的是楚国因为得不到周王室的重视,于是干脆自立为王,处处跟周朝作梗。身为楚地之人(虽然籍贯填的还是谯国)的桓玄,再加上几代人和司马家族的恩怨,你想叫他服东晋朝廷,那是不现实的。

  

  不过不服暂时也没办法,因为此时的荆州,桓玄乃至桓家人说了都不算。经过十几年的人事调动,此时的荆州话事人是殷仲堪。桓家的封国虽然还在这里,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实权,要想搞事情,没那么容易。

  但是不容易不代表不可能,毕竟荆州还是桓玄的地盘。而此时这位赋闲在家的桓家二世祖也愿意主动投靠殷仲堪,成了他的座上宾。殷仲堪尽管忌惮桓玄,却也乐于有这么一个桓家的公子给自己当谋主,于是二人合作愉快,直到司马道子送上了神助攻。

  

  身处建康的司马道子延续了下游朝廷的一贯作风——看上游不顺眼,想肢解分离上游。于是他重新启用了桓玄,并且让他做了广州和交州的刺史。这下子,布衣桓玄就变成了和殷仲堪平起平坐的封疆大吏。然而,桓玄虽然接受了任命,却没有赴任,依然赖在荆州不走,这下子,殷仲堪就有点难受了。

  早在桓玄还是白身的时候,殷仲堪手下就有人建议他杀掉桓玄以绝后患,殷仲堪没听;而此时的桓玄明明已经是外任官员,却还赖在自己的地盘不走,殷仲堪就陷入困境了。而桓玄也没让他等多久,很快他就带着广州和交州的兵吞并了殷仲堪的地盘,成为了荆州的老大。

  这样,经过东晋朝廷几十年布局,荆州又重新回到了桓家人手里。

  

  而此时地处下游的司马道子、司马元显父子对于上游的混战不仅无所作为,还公开批准了桓玄的所有要求,把上游所有的州全部纳入到桓玄手里。看着这对活宝对自己不但无所戒备,反而还专心致志的在下游搞自己的事情,桓玄也就动了“清君侧”的心思。

  很快机会就来了,久静思动的司马元显终于注意到上游的桓玄坐大,准备出兵收拾他。而这个机会迅速被桓玄把握住了,他深知司马元显手中只有北府兵一支劲旅,因此只要搞定北府军、具体地说就是搞掂刘牢之,建康就是不攻自破。而最后的结果,也如他所愿。

  

  桓玄入京后的举措,和之前的几次东晋内乱没啥差别——由于受够了当政者的胡作非为,建康居民热烈欢迎“义军”进城;而在入城以后,起初桓玄也能好好肃清吏治,但是不一会就原形毕露,开始大肆劫掠,百姓们又苦不堪言。而比王敦、苏峻等人不同的是,桓玄继承了他老爹的遗志——称帝。

  在捕杀了包括司马道子父子在内的一大批司马家族在京的宗室以后,看着那个痴呆儿皇帝,桓玄觉得也实在没啥意思,于是就半逼迫半自助地请了他退了位,自己干了皇帝。而在自说自话干了一年以后,他又被另一个皇帝请下了台,整个桓氏家族也在疾风骤雨般的扫清余孽活动中走向衰亡。

  

  之所以将桓玄篡位的过程一笔带过,是因为这段故事实在没啥可讲的——从登基到嗝屁,桓玄总共就干了八十天的皇帝。在此期间,除了不断地骄奢淫逸,就是杀人放火,再有就是被人追着到处跑,如是而已。

  不过,尽管只干了八十天皇帝(比后来的洪宪天子还短),桓玄却成功实现了自爆的效果——在他的屠刀下,司马皇族已经元气大伤;而在孙恩之乱和桓玄之乱的接连打击下,东晋的世家大族也逐渐走向衰亡。桓氏灭门,谢氏放血,王氏衰微,庾氏凋敝,士族们的话事权逐渐开始滑落了。

  

  确实,如果国政再让这些世家大族们把持下去,恐怕也不会有日后一百六十年的南北朝了。对于他们来说,每天的任务就是谈玄论道,服用五石散而已。而更有意思的是,在这个时期,谈玄论道并非道士的专利,甚至和尚也可以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