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神泄愤男友,入住全城最贵的酒店,知道价格后一秒心痛。

小说:女神泄愤男友,入住全城最贵的酒店,知道价格后一秒心痛。

“她谁啊?”

胡德柱取完行李,梅丹正横眉冷对。

“噢!一个熟人。”

胡德柱搪塞到。

“行呀!在佳斯木也有熟人!以前怎么没听说呢?”

梅丹一脸疑惑的望向对方。

“嗯!佳斯木柳婆婆的徒弟。”

胡德柱只好如实禀报,明天貌似要一起出发。

“常铃儿吗?”

在佳斯木柳婆婆府邸,胡德柱解释过,当时奶奶有病,没太在意,谁成想,今天竟然碰到一起,小姑娘登时醋意大发。

“是啊!”

胡德柱不置可否。

“好!咱们先住酒店,晚上再找你算帐!”

梅丹转身就走。

“那啥,等等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胡德柱步步跟随。

……

佳斯木有两个大酒店,一个是火车站附近的东极大厦,另一个是货船码头的界江酒店。

本来小姑娘想找一个小酒店,可转念一想,那不成,相公兜里的那点钱,必须给花光,否则,容易学坏。

“住宿!”

界江酒店前台,梅丹拿出身份证开房。

“小姐,几个人住?”

服务员和声细雨的问到。

“两个人。”

小姑娘随口答到。

“麻烦出示两张身份证。”

“喂!过来,身份证。”

梅丹转身望向胡德柱。

“好吧!”

胡德柱赶紧过来。

“小姐,开几个房间?”

“两个。”

梅丹随口答到。

“1000元押金。”

服务员面带微笑。

“啥?咋恁贵呢?”

梅丹却有些傻眼。

本想让相公破废一下,谁成想,一下把相公干破废!

“对不起,小姐,跟您解释一下,界江酒店是佳斯木最好的酒店,标间每晚定价400元,两个房间800元,另有押金200元,合计1000元。”

服务员不紧不慢的说到。

“喂!换个酒店吧!太贵了!”

梅丹悄声说到。

“服务员,订一个大套房。”

说完,胡德柱掏出身份证。

“先生,押金1000元。”

“给!”

胡德柱取出十张百元大钞。

“有钱烧的吧!咋恁不会过日子呢?”

梅丹使劲白了一眼胡德柱。

“先生,房卡,1508号房。”

“欧了!”

胡德柱招呼一声,背起大背包,径直走向电梯。

“老婆,走呀!”

“喂!等等我!”

梅丹紧随其后。

不得不说,界江酒店确是全球三星级标准,金碧辉煌的天井式大厅,花团锦簇的大红地毯,银丝镂纹的浅黄壁纸,宽敞明亮的大套房,一尘不染。

“哇!真的好好哇!”

小姑娘高兴得手舞足蹈。

“怎么样?老婆,满意吗?”

胡德柱将房门轻轻阖上。

“喂!到外屋睡去。”

小姑娘登时收起笑容。

“为啥呀?”

胡德柱心想,钱都花了,也该消气了。

“为啥?自己心知肚明!”

梅丹一屁股坐在实木真皮沙发上,美滋滋的享受半天。

“老婆,先查一下有没有损坏的物件,省得扣咱们押金。”

胡德柱提出一个关键问题。

“哎呀!正事差点忘记,都怪你,到处勾搭女人,再让我逮到一次,不打折你的老腰。”

梅丹再无心审问,急匆匆的开始检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