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90后雕刻家,废墟回收站里淘轮胎,雕刻龙虎火遍网络

  猫眼识天下昨天我要分享

  如今,90后的职业五花八门,有人从事酒店试睡员,有人在996职场上按部就班的工作,

  还有人,除了上班族的身份之外,还在闲鱼续写了另一面的“职场”故事。

  天刚蒙蒙亮,周振锋就骑着电动三轮车出门了。

  从一个村子里,逛到另一个村子,电动车开得极慢。他眼神敏锐,四处张望着。突然从一堆建筑垃圾中,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轮胎,隐约藏在废墟里。他眼睛一亮,立马跳下车,扒开垃圾,把轮胎搬到三轮车上。

  这一天收获不多,3年来,村子里的轮胎已经被周振锋捡得差不多了。

  周振锋是一个轮胎雕塑家,在他手下,废墟里的破旧轮胎,只需要3-4天,就焕然一新,摇身一变成雕塑品。

  他一共捡了1000多斤轮胎,以至于如今见到轮胎,他第一反应,就是怎样“切割它”,要把它设计成什么形象。

  他把这些轮胎雕塑挂上了闲鱼,吸引了一大批粉丝,甚至还有人转成开车100公里给他送轮胎。“本来只是无心之举,但没想到我通过轮胎雕塑在闲鱼上遇到了这么多知己。”

  

  走,捡轮胎去。

  周振锋做轮胎雕塑,要从3年前说起。

  那时的他,还是河北美术学院雕塑专业的一名大二学生。为了挣自己的生活费,他经常利用周末的时间,接一些雕塑工作。有时候是一处园林景观,有时候是一个泥塑。

  从河北美术学院对面的小胡同拐进去,走不久就是一个小村子。周振锋在村子里组下了一间平房,还带了个小院子。

  3年前,他在村子里发现了很多废弃的轮胎,躺在地上的,堆在垃圾堆里的。能不能把轮胎利用起来,做成雕塑?职业病一般,他看到什么,就在想,能不能做成雕塑。

  

  说干就干,周振锋和同学开始在村子里捡轮胎。有事没事,他们就骑着自行车,在村子里逛,看到轮胎,就捡起来,绑在车后座。后座装不下了,就用绳子把轮胎绑着,用自行车拖着走。

  每一次,他们都能捡到不下20个轮胎。刚开始,村里的老人像看戏一样,盯着周振锋。几个学生模样的人,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废墟里扒拉着。对村里来说,这简直太奇怪了。

  甚至有老人走过来“教训”他:“你一个大学生,应该好好学习,捡什么垃圾啊!”

  “他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我也解释不通。”后来,周振锋把用轮胎做成的十二生肖,摆在院子里的时候,村民都跑过来看,“原来轮胎还有这用处啊。”他们再也不提捡轮胎的事情了。

  如今,村子里的轮胎已经满足不了周振锋的需求,他每隔十天左右,都会租一辆三轮车,从村子里逛到废品站。“村子里大部分都是自行车的轮胎,废品站里更多的是汽车、卡车轮胎,这种轮胎大得多。”

  2可爱的老虎,以及凶恶的狗

  3年来,周振锋一共捡了1000多斤轮胎,用这些轮胎,他做成了30多个雕塑。他们的个头大到三四米,小到2厘米。造型以十二生肖为主。

  去年,他从河北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做佛像雕塑研究工作。但每天,他一下班,就会钻进村里的工作室,开始研究轮胎雕塑。

  闸刀、焊机、气钉枪……这些听上去相当“暴力”的工具,其实是做轮胎雕塑的必用工具。

  周振锋说,做雕塑,既是一件艺术活,也是体力活。外表看上去虽是由轮胎组成的,但实际上,内部藏有铁骨架。

  

  用焊机把铁焊成想要的骨架后,就开始切割轮胎。一些大型轮胎足足有十几公斤,把轮胎搬回家后,还要用闸刀切割。

  刚开始,周振锋用的是普通的剪刀。“但轮胎太厚,剪不动。”

  把轮胎切割需要的形状,再拿气钉枪把轮胎钉在一起,焊在铁骨架上。做这些,他经常受伤。有一次,气钉枪打偏了,冲到了他的手指里,血瞬间就流了下来。

  一套完整的轮胎雕塑作品,周振锋要花3-4天。他白天上班,晚上从7点多,一直到凌晨2点,都是创作轮胎雕塑的时间。

  十二生肖中,虎本是威猛无比的动物,但在周振锋的创作中,他灭掉了虎的凶煞,换成憨态可掬的形象,像是在开怀大笑;狗本是温顺的动物,但周振锋给它赋予了新的形象,露着长长的獠牙,看起来凶巴巴。

  

  他把这些轮胎雕塑挂上女友的闲鱼号,又在手办、古玩等鱼塘里发布作品信息。这些鱼塘,日常汇聚了几百万个特色玩家。周振锋没有想到,他每一次发布新作品,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过来围观,其中有不少都变成了他的粉丝。

  3粉丝百里送轮胎

  周振锋发现,关注他做轮胎雕塑的,有很多都是喜欢雕塑,但没有时间、精力自己亲自去做的人。在闲鱼上,大部分人都喜欢龙、蛇等生肖。

  去年,买家虞浩从闲鱼上看到了周振锋的雕塑,他一眼就看上了那头凶煞的恐龙。虞浩从小就喜欢研究恐龙,他收集了很多恐龙玩具,看了很多关于恐龙的电影和书籍。“但恐龙毕竟灭绝了,我只能养变色龙。”

  虞浩的家里,养着20多只变色龙。

  他拜托周振锋给他做一只轮胎变色龙,“外形可以随着想象去设计。”花了十多天,周振锋为虞浩定制了一个一米八高的变色龙。变色龙站在一个正方体的木头底做上,看上去威猛无比。

  在变色龙的设计上,周振锋完成了虞浩对龙的幻想。却没有丢失变色龙的本质。

  他把捡回来的轮胎洗干净后,先用油漆还原轮胎原本的黑色,然后在变色龙的身体、腿、耳朵等部位,点涂绿色的油漆。

  收到变色龙,虞浩很满意,今年,他又让周振锋为他定制一套“龙生九子”——十条龙。

  

  两个月前,一个河北邢台的粉丝在闲鱼上看到了周振锋的十二生肖雕塑。他很是喜欢,甚至私信问周振锋,能否去他的园子里看看场地。“我可以把我们家的轮胎给你拉过来。”

  原来,这位粉丝家里开了一间汽修店,有一堆闲置轮胎。他知道周振锋会到村子和废品站回收轮胎,于是想把自己家的轮胎送过来,“也算是参与了雕塑的一部分。”

  两天后,邢台粉丝开着一辆小皮卡,拉着一车轮胎,开了100多公里,风尘仆仆地从邢台赶到石家庄。

  见到粉丝的那一刻,周振锋既愧疚又高兴,愧疚粉丝专程开车100多公里,只为了给他送轮胎。

  高兴的是,通过闲鱼,他不再被人误以为是“不务正业”,而是带更多人爱上了轮胎雕塑。如今,周振峰的闲鱼订单已经排到了几个月后。越来越多人在闲鱼上找到他,请他帮忙定制雕塑。接下来,他在闲鱼的玩家生活,还将延续更多的故事。

  收藏举报投诉

  如今,90后的职业五花八门,有人从事酒店试睡员,有人在996职场上按部就班的工作,

  还有人,除了上班族的身份之外,还在闲鱼续写了另一面的“职场”故事。

  天刚蒙蒙亮,周振锋就骑着电动三轮车出门了。

  从一个村子里,逛到另一个村子,电动车开得极慢。他眼神敏锐,四处张望着。突然从一堆建筑垃圾中,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轮胎,隐约藏在废墟里。他眼睛一亮,立马跳下车,扒开垃圾,把轮胎搬到三轮车上。

  这一天收获不多,3年来,村子里的轮胎已经被周振锋捡得差不多了。

  周振锋是一个轮胎雕塑家,在他手下,废墟里的破旧轮胎,只需要3-4天,就焕然一新,摇身一变成雕塑品。

  他一共捡了1000多斤轮胎,以至于如今见到轮胎,他第一反应,就是怎样“切割它”,要把它设计成什么形象。

  他把这些轮胎雕塑挂上了闲鱼,吸引了一大批粉丝,甚至还有人转成开车100公里给他送轮胎。“本来只是无心之举,但没想到我通过轮胎雕塑在闲鱼上遇到了这么多知己。”

  

  走,捡轮胎去。

  周振锋做轮胎雕塑,要从3年前说起。

  那时的他,还是河北美术学院雕塑专业的一名大二学生。为了挣自己的生活费,他经常利用周末的时间,接一些雕塑工作。有时候是一处园林景观,有时候是一个泥塑。

  从河北美术学院对面的小胡同拐进去,走不久就是一个小村子。周振锋在村子里组下了一间平房,还带了个小院子。

  3年前,他在村子里发现了很多废弃的轮胎,躺在地上的,堆在垃圾堆里的。能不能把轮胎利用起来,做成雕塑?职业病一般,他看到什么,就在想,能不能做成雕塑。

  

  说干就干,周振锋和同学开始在村子里捡轮胎。有事没事,他们就骑着自行车,在村子里逛,看到轮胎,就捡起来,绑在车后座。后座装不下了,就用绳子把轮胎绑着,用自行车拖着走。

  每一次,他们都能捡到不下20个轮胎。刚开始,村里的老人像看戏一样,盯着周振锋。几个学生模样的人,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废墟里扒拉着。对村里来说,这简直太奇怪了。

  甚至有老人走过来“教训”他:“你一个大学生,应该好好学习,捡什么垃圾啊!”

  “他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我也解释不通。”后来,周振锋把用轮胎做成的十二生肖,摆在院子里的时候,村民都跑过来看,“原来轮胎还有这用处啊。”他们再也不提捡轮胎的事情了。

  如今,村子里的轮胎已经满足不了周振锋的需求,他每隔十天左右,都会租一辆三轮车,从村子里逛到废品站。“村子里大部分都是自行车的轮胎,废品站里更多的是汽车、卡车轮胎,这种轮胎大得多。”

  2可爱的老虎,以及凶恶的狗

  3年来,周振锋一共捡了1000多斤轮胎,用这些轮胎,他做成了30多个雕塑。他们的个头大到三四米,小到2厘米。造型以十二生肖为主。

  去年,他从河北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做佛像雕塑研究工作。但每天,他一下班,就会钻进村里的工作室,开始研究轮胎雕塑。

  闸刀、焊机、气钉枪……这些听上去相当“暴力”的工具,其实是做轮胎雕塑的必用工具。

  周振锋说,做雕塑,既是一件艺术活,也是体力活。外表看上去虽是由轮胎组成的,但实际上,内部藏有铁骨架。

  

  用焊机把铁焊成想要的骨架后,就开始切割轮胎。一些大型轮胎足足有十几公斤,把轮胎搬回家后,还要用闸刀切割。

  刚开始,周振锋用的是普通的剪刀。“但轮胎太厚,剪不动。”

  把轮胎切割需要的形状,再拿气钉枪把轮胎钉在一起,焊在铁骨架上。做这些,他经常受伤。有一次,气钉枪打偏了,冲到了他的手指里,血瞬间就流了下来。

  一套完整的轮胎雕塑作品,周振锋要花3-4天。他白天上班,晚上从7点多,一直到凌晨2点,都是创作轮胎雕塑的时间。

  十二生肖中,虎本是威猛无比的动物,但在周振锋的创作中,他灭掉了虎的凶煞,换成憨态可掬的形象,像是在开怀大笑;狗本是温顺的动物,但周振锋给它赋予了新的形象,露着长长的獠牙,看起来凶巴巴。

  

  他把这些轮胎雕塑挂上女友的闲鱼号,又在手办、古玩等鱼塘里发布作品信息。这些鱼塘,日常汇聚了几百万个特色玩家。周振锋没有想到,他每一次发布新作品,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过来围观,其中有不少都变成了他的粉丝。

  3粉丝百里送轮胎

  周振锋发现,关注他做轮胎雕塑的,有很多都是喜欢雕塑,但没有时间、精力自己亲自去做的人。在闲鱼上,大部分人都喜欢龙、蛇等生肖。

  去年,买家虞浩从闲鱼上看到了周振锋的雕塑,他一眼就看上了那头凶煞的恐龙。虞浩从小就喜欢研究恐龙,他收集了很多恐龙玩具,看了很多关于恐龙的电影和书籍。“但恐龙毕竟灭绝了,我只能养变色龙。”

  虞浩的家里,养着20多只变色龙。

  他拜托周振锋给他做一只轮胎变色龙,“外形可以随着想象去设计。”花了十多天,周振锋为虞浩定制了一个一米八高的变色龙。变色龙站在一个正方体的木头底做上,看上去威猛无比。

  在变色龙的设计上,周振锋完成了虞浩对龙的幻想。却没有丢失变色龙的本质。

  他把捡回来的轮胎洗干净后,先用油漆还原轮胎原本的黑色,然后在变色龙的身体、腿、耳朵等部位,点涂绿色的油漆。

  收到变色龙,虞浩很满意,今年,他又让周振锋为他定制一套“龙生九子”——十条龙。

  

  两个月前,一个河北邢台的粉丝在闲鱼上看到了周振锋的十二生肖雕塑。他很是喜欢,甚至私信问周振锋,能否去他的园子里看看场地。“我可以把我们家的轮胎给你拉过来。”

  原来,这位粉丝家里开了一间汽修店,有一堆闲置轮胎。他知道周振锋会到村子和废品站回收轮胎,于是想把自己家的轮胎送过来,“也算是参与了雕塑的一部分。”

  两天后,邢台粉丝开着一辆小皮卡,拉着一车轮胎,开了100多公里,风尘仆仆地从邢台赶到石家庄。

  见到粉丝的那一刻,周振锋既愧疚又高兴,愧疚粉丝专程开车100多公里,只为了给他送轮胎。

  高兴的是,通过闲鱼,他不再被人误以为是“不务正业”,而是带更多人爱上了轮胎雕塑。如今,周振峰的闲鱼订单已经排到了几个月后。越来越多人在闲鱼上找到他,请他帮忙定制雕塑。接下来,他在闲鱼的玩家生活,还将延续更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