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卖出60000多碗,这家北京卤煮的老板必须是北京人!

  天津潮生活2019.9.5我要分享

  潮人说:听说,卤煮是一种宫廷小吃!

  北京小吃

  京津冀都一体化了

  可是北京的小吃

  却隔着半个小时的车程,一直没过来

  在天津能吃到的北京特色大概就是全聚德了

  豆汁,焦圈,炒肝等小吃的存在几乎为0

  

  但是今天丸子要说的是

  北京的卤煮火烧

  在天津也可以吃得到

  

  这家名叫四友居的卤煮小店藏在卧龙藏龙的龙井里小区里,由一楼的民宅改造而成。

  

  守着热闹的民宅和菜市场,这家卤煮小店也充满了烟火气。跟印象中的卤煮火烧的苍蝇馆子不一样,四友居看起来倒是干净整洁。

  

  环境算不得宽敞,简单的装修平添几分韵味。老板是个地道的北京人,这恐怕也让无数登门的食客心中那些怀疑,有了一点心里安慰。

  

  

  而老板说起自己是北京人时,这位土生土长的北京老炮却也有些嘀咕:“您说我是北京人吗,往上倒四辈也是外地人。”

  

  老板对自己的“户口”不以为然,但是对自己的卤煮却很有信心。长辈的生意是贵为八大祥之一的北京老字号,家境殷实,有自家的厨子。

  

  因为家里人好这口,厨子就做了几十年卤煮,味正。把这样的卤煮带到天津来,能不对味吗?

  

  (图片来源网络)

  北京前门和大栅栏一带,有八家带“祥”字的绸布店,称为“八大祥”。八大祥都是瑞蚨祥、瑞生祥、瑞增祥、瑞林祥、益和祥、广盛祥、祥义号、谦祥益。

  

  

  这样说,丸子当然得来一碗。标准卤煮18块钱一碗,里面有火烧、炸豆腐、肺头、大肠、五花肉,可单加其他食材。

  

  卤煮的大锅就架在门口,明亮干净,厨师大叔用夹子把食材从锅里捞出来切成小块。

  大刀用得快而稳,但却没什么的大动静,极其温柔的把各种食材放到碗里,加调料,浇汤,一气呵成。

  

  

  

  一碗卤煮量不少,大肠肺头洗的特别干净,汤头也清。

  迫不及待地尝一口,一点杂味都没有,咸淡正好,卤煮的香味充盈到食材里,每一口的味道都一致的浓郁。不愧是煮了五个小时,汤浓肉烂。

  

  但丸子怎么能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呢,当然得问老板:“这跟北京北新桥卤煮好像不一个味儿啊。”

  

  其实说不一样,差别也不是很大。只是老板为了适应天津人的口味给卤煮做了二减一加,一是减了咸味,二是减了杂味,三是加了下火的中药。

  二十七种调料卤得这样一锅卤煮,是真正的好吃不上火。

  

  老北京人口重,而且下水味一点没有也不成。原汁原味的卤煮,也不见得所有人吃得惯。这样说,这味道也没什么好挑的了。

  这碗卤煮讲究的地方,不仅在于味道,还在那两片五花肉上面。

  

  卤煮源自宫里的一道菜叫苏造肉,是用五花肉、火烧同煮。

  

  (图片来源于网络)

  民国以后,苏造肉的成本太高,老百姓吃不起,就把五花肉改成猪头肉和猪下水,衍变成了今天的卤煮。

  几片五花肉,也是象征着卤煮的鼻祖——苏造肉。

  

  

  如果嫌标准的卤煮不能满足,还有精品可选,多了猪肚、口条、猪心,一碗分量更足。

  

  卤煮下肚,还得再尝尝别的,看菜单上炒肝、豆汁、焦圈一应俱全,那么再来一份炒肝好了。

  

  炒肝的历史要追溯到宋朝,是用猪肝、大肠、蒜经淀粉勾芡做成的一道北京小吃。四友居的炒肝浓稠鲜亮,看上去像豆腐脑的卤子,肝鲜肠肥,味浓不腻。

  

  吃炒肝的时候,讲究的事配着小包子一块吃,遗憾的是四友居没有包子。

  理由很简单,与其说非要把普通的包子摆上桌,那么不如在张记或者二姑家带两个包子过来,能一顿吃上最好的包子和炒肝。

  

  不仅没有包子,除了北京产的北冰洋、二锅头和自家熬的酸梅汤,也没有别的酒水,如此坚持和任性的老板还是第一次见。

  

  除了招牌小吃以外,还有各种小菜,肉吃多了一定要点两个小菜尝尝,解腻。

  蓑衣黄瓜不褒不贬,挺好吃的,但是一个黄瓜也不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味道。

  

  因为盘子小,蓑衣黄瓜被断成几节,夹起来还能看出黄瓜螺旋的姿态。

  

  过了十二点半,店里的人逐渐多起来,十张桌子已经完全坐满了人。老板说,一天200碗,一年6000碗的量,让这一碗卤煮越来越精致,也被更多天津人认可,这一点我是信的。

  

  

  丸子酒足饭饱,拎着一瓶四友居自制酸梅汤走人。嘿别说,酸梅汤是真正的梅子熬出来的味道,不甜不齁,清凉解渴。

  

  # 你有喜欢的北京小吃吗?#

  可以留言分享给大家哦

  四友居卤煮火烧

  收藏举报投诉

  

  潮人说:听说,卤煮是一种宫廷小吃!

  北京小吃

  京津冀都一体化了

  可是北京的小吃

  却隔着半个小时的车程,一直没过来

  在天津能吃到的北京特色大概就是全聚德了

  豆汁,焦圈,炒肝等小吃的存在几乎为0

  

  但是今天丸子要说的是

  北京的卤煮火烧

  在天津也可以吃得到

  

  这家名叫四友居的卤煮小店藏在卧龙藏龙的龙井里小区里,由一楼的民宅改造而成。

  

  守着热闹的民宅和菜市场,这家卤煮小店也充满了烟火气。跟印象中的卤煮火烧的苍蝇馆子不一样,四友居看起来倒是干净整洁。

  

  环境算不得宽敞,简单的装修平添几分韵味。老板是个地道的北京人,这恐怕也让无数登门的食客心中那些怀疑,有了一点心里安慰。

  

  

  而老板说起自己是北京人时,这位土生土长的北京老炮却也有些嘀咕:“您说我是北京人吗,往上倒四辈也是外地人。”

  

  老板对自己的“户口”不以为然,但是对自己的卤煮却很有信心。长辈的生意是贵为八大祥之一的北京老字号,家境殷实,有自家的厨子。

  

  因为家里人好这口,厨子就做了几十年卤煮,味正。把这样的卤煮带到天津来,能不对味吗?

  

  (图片来源网络)

  北京前门和大栅栏一带,有八家带“祥”字的绸布店,称为“八大祥”。八大祥都是瑞蚨祥、瑞生祥、瑞增祥、瑞林祥、益和祥、广盛祥、祥义号、谦祥益。

  

  

  这样说,丸子当然得来一碗。标准卤煮18块钱一碗,里面有火烧、炸豆腐、肺头、大肠、五花肉,可单加其他食材。

  

  卤煮的大锅就架在门口,明亮干净,厨师大叔用夹子把食材从锅里捞出来切成小块。

  大刀用得快而稳,但却没什么的大动静,极其温柔的把各种食材放到碗里,加调料,浇汤,一气呵成。

  

  

  

  一碗卤煮量不少,大肠肺头洗的特别干净,汤头也清。

  迫不及待地尝一口,一点杂味都没有,咸淡正好,卤煮的香味充盈到食材里,每一口的味道都一致的浓郁。不愧是煮了五个小时,汤浓肉烂。

  

  但丸子怎么能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呢,当然得问老板:“这跟北京北新桥卤煮好像不一个味儿啊。”

  

  其实说不一样,差别也不是很大。只是老板为了适应天津人的口味给卤煮做了二减一加,一是减了咸味,二是减了杂味,三是加了下火的中药。

  二十七种调料卤得这样一锅卤煮,是真正的好吃不上火。

  

  老北京人口重,而且下水味一点没有也不成。原汁原味的卤煮,也不见得所有人吃得惯。这样说,这味道也没什么好挑的了。

  这碗卤煮讲究的地方,不仅在于味道,还在那两片五花肉上面。

  

  卤煮源自宫里的一道菜叫苏造肉,是用五花肉、火烧同煮。

  

  (图片来源于网络)

  民国以后,苏造肉的成本太高,老百姓吃不起,就把五花肉改成猪头肉和猪下水,衍变成了今天的卤煮。

  几片五花肉,也是象征着卤煮的鼻祖——苏造肉。

  

  

  如果嫌标准的卤煮不能满足,还有精品可选,多了猪肚、口条、猪心,一碗分量更足。

  

  卤煮下肚,还得再尝尝别的,看菜单上炒肝、豆汁、焦圈一应俱全,那么再来一份炒肝好了。

  

  炒肝的历史要追溯到宋朝,是用猪肝、大肠、蒜经淀粉勾芡做成的一道北京小吃。四友居的炒肝浓稠鲜亮,看上去像豆腐脑的卤子,肝鲜肠肥,味浓不腻。

  

  吃炒肝的时候,讲究的事配着小包子一块吃,遗憾的是四友居没有包子。

  理由很简单,与其说非要把普通的包子摆上桌,那么不如在张记或者二姑家带两个包子过来,能一顿吃上最好的包子和炒肝。

  

  不仅没有包子,除了北京产的北冰洋、二锅头和自家熬的酸梅汤,也没有别的酒水,如此坚持和任性的老板还是第一次见。

  

  除了招牌小吃以外,还有各种小菜,肉吃多了一定要点两个小菜尝尝,解腻。

  蓑衣黄瓜不褒不贬,挺好吃的,但是一个黄瓜也不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味道。

  

  因为盘子小,蓑衣黄瓜被断成几节,夹起来还能看出黄瓜螺旋的姿态。

  

  过了十二点半,店里的人逐渐多起来,十张桌子已经完全坐满了人。老板说,一天200碗,一年6000碗的量,让这一碗卤煮越来越精致,也被更多天津人认可,这一点我是信的。

  

  

  丸子酒足饭饱,拎着一瓶四友居自制酸梅汤走人。嘿别说,酸梅汤是真正的梅子熬出来的味道,不甜不齁,清凉解渴。

  

  # 你有喜欢的北京小吃吗?#

  可以留言分享给大家哦

  四友居卤煮火烧